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Spideypool】The last story:What if……?

依旧是贱虫一家三口之欢乐一家亲,保证甜到糖尿病的(神经病)文,答应送给 @Ms.H.「虾」 的生贺!祝你生日快乐w~


———————————————————————————————————————————————————————

【Spideypool】The last story:what if……?

再续:如果贱虫有了一个儿子之最后一个故事……?

第一篇见:What if……?

第二篇见:Another story:what if……?



关于卧床

“老爸老爸!”

Belle飞奔进厨房,一个熊抱搂紧了Wade的大腿,还大声叫着绕着Wade转圈:“老爸!老爸你听我说啊!”

“嘘嘘,没见我正忙着么,走开点!”Wade嘘了他儿子几声, 满脸凝重地打着鸡蛋。

“老爸!爹地他啊!!!”

“怎么了?”

Belle跳着脚尖叫。

“爹地他是不是有小宝宝了呀?!!”

“噗——咳咳咳咳——”

Wade拼命拍着胸口,一分钟后终于喘匀了气,“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你看啊你看啊,爹地他一直躺在床上,Wanda阿姨生孩子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吗?她就躺了好几个月呢!”

Wade感觉自己的眉骨一抽一抽的,“你爹地他,你爹地他其实……”

“是不是小弟弟?我要有个小弟弟了?还是——”Belle突然立正,睁大了眼睛,说:“还是说,是个小妹妹?”

“……是、是啊……”

看着儿子期待的神情,Wade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光头,一不小心还把鸡蛋液涂到了光溜溜的脑袋上。

Belle疯叫着跑出了厨房,“小妹妹!我要有小妹妹了!小——妹——妹啊啊啊嗷嗷嗷——”


看来他真的很想要一个小妹妹呢。

“……这下我要怎么跟他说,他爹地只是吃撑了这件事啊。”


关于男子汉

Belle马上就要七岁了。之前,他在家里一直被这样教导着:

“听着儿子,在咱们国家七岁以后就算男子汉了,”Wade严肃地对儿子说,“所以打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Belle拍着胸口保证,“放心吧老爸!”

“那洗碗的事情也交给你了!”

“放心吧老爸!”

“那扫地的事情也交给你了!”

“放心吧老爸!”

“那拖地的事情也交给你了!”

“放心吧老——”

“你们两个笨蛋啊!”Peter气呼呼双手插腰,大声骂着家里一大一小这两个大笨蛋,“大的不正经小的也不正经……听啊,隔壁家的狗又叫了。那么,一会儿你们谁去挨骂?”

两人看看对方,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说道。

“他!”


关于初遇

“老爸,你和爹地是怎么认识的?”

Belle努力钻到Wade的怀中,这两天Peter老是卧床,于是他和Wade的相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

Wade头也没抬,只顾埋头看手里的料理书,“当时你爹地被一群流氓打劫了,然后你知道的,你英俊的老爸就出面把那群流氓收拾了——顺便打算和你爹地约个炮。”

“老爸,什么是约炮?”Belle天真地抬起脑袋问他。

“……就是去你爹地的实验室里帮忙的意思。”

Belle恍然地点点头,“我明白了。”

Wade赶紧点头称是。

当天晚上,Wade跟Peter说:“对了,今天儿子问了咱们是怎么认识的。”

Peter有点吃惊:“怎么,你竟然还记得吗?”

“当然不记得了,”Wade做了个鬼脸,抱住Peter轻轻揉着他的肚子,“不过我猜不就是那么几件事嘛,不是被人欺负就是被抢走了饭钱——”

“住嘴吧Wade!”Peter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

当年在学校里Wade确实经常出来帮他解决问题,虽然顺便每次都会吃他的豆腐罢了,害得Peter的同学都在传,说他有一个比流氓更可怕的黑手党男朋友。

Peter气恼地翻了个身,不再理他,“明明你比流氓更流氓。”


关于小妹妹

“……baby boy,我好像干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这次你又闯了什么祸啊?”Peter一脸无奈。

“Belle最近老是抱着我送他那个白雪公主娃娃睡觉,有时候还会说梦话呢……”

“我早就说了干嘛给小男孩买洋娃娃啊,他又不喜欢那个——等等,你说什么?”

Peter恨不得冲上去揪住Wade的衣领就是一顿暴打,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别看Belle平常都是和自己黏糊,然而继承了Wade血统的他果然总有一天就会打开女装的大门的!

“不不不、等下!快冷静点儿,亲爱的!听我说!”Wade立刻熟练地跪在地上紧紧抱住他的大腿,这招他用起来可老辣了——果然Peter绷住了拳头,看着他流着鼻血的样子忍了又忍,还是压着怒火说:“听你说什么?”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baby boy,相信我,Belle他只是以为你有了——”

Wade突然一下子闭嘴了。

因为他忘了,有时候其实真相比谎言更残酷。

Wade不敢抬头,一只拖鞋在他的眼皮底下一下一下打着拍子。此刻Peter那原本清甜的声音危险地在厨房里响起。

“Wade Winston Wilson——”


关于蛋(?)

Wade最终也没敢告诉Peter那件事。虽然有些介怀,但是Peter也没空和他纠结于这种小事。

然而,Belle并不是这样想的。

今天Peter终于下床了,他趁Wade出门的这会儿收拾起前几天Wade留下的烂摊子。当他洗两人的脏内裤时Belle红着一张脸蹭叽蹭叽地贴了过来,他小心翼翼地说:“爹地?”

“Belle?”

“爹地……老爸当初是不是像个超级英雄那样,刷地一下跳下来,然后把欺负你的那群家伙全赶走的?”

Peter瞥了眼暗自兴奋的儿子,偷笑了一声,“算是吧——除了跳下来的时候摔了个狗吃屎以外。”

“诶?”Belle惊讶地睁圆了眼睛,“不是吗?”


Peter认真回想了一下,然后仔细地描述道:“嗯……那群家伙确实走了,不过事实是这样子的,你爸他实在太贱了——”


听完Peter的描述Belle明显地失望了一下,他撇了撇嘴,不过很快又重新兴奋起来。

“那老爸他!是不是还和你‘约炮’了?”

“你老爸那个软蛋怎么可能——咳咳!!这话谁教你的?!!”

“不、不是我啊啊啊——!”Belle尖叫着跑开了。

Peter觉得非常的心累。他叹了口气,打开厨房内的冰箱——

一个尚未完成的草莓蛋糕正安静地躺在里面。

——啊,Peter这才想起来,很快就到了他的生日了。

他笑着小心地关上了冰箱门。


END



评论(27)
热度(336)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