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Spideypool】Envy

上次写了贱贱吃醋,这次写写小虫吃醋ww

复健的小产物




【Spideypool】Envy

Peter Parker不怎么喜欢死亡女神。其实照道理来说这没什么奇怪的,可是Peter自己知道,他的这种“不喜欢”有点不一样。就像高中时足球拉拉队的队长不喜欢球队前锋的女朋友一样,这种情绪更准确地说应该叫作“嫉妒”。

而他嫉妒的对象让他有点手足无措,不像学校球队的前锋,死亡女神可不是谁都能见得着的人物。令人嗤笑的是,Peter也没有见过她。Peter第一次听Wade提起也是好几年前了,他滔滔不绝的样子实在像极了一个痴汉,甚至戴着头套都能看到Wade Wilson那双发光的眼睛。Peter至今仍旧能想起当时的心情——那种羡慕中又带点烦躁不安的感觉,他觉得有点能明白当年拉拉队长的心情了。

他甚至想回去问问Emily——她就是当年Peter高中的拉拉队长——不过Peter早就不记得Emily到底有没有和那名前锋交往,他记得的只是那种如烈火焚烧的丑陋心情。

“死亡是个漂亮透了的人物,”那个时候Wade一脸少女的看着天空,“人类身上根本不会有死亡那种感觉。”

“是这样吗?”

Peter回过神来,于是那人又问了一遍。

“是这样吗?”Ellie撑着下巴看他。

“不是吗?”Peter挠了挠头。

“我不知道,”Ellie有点苦恼,“爸爸没跟我说过要娶死亡女神做我后妈啊。”

这下轮到Peter开始苦恼了。

“他跟你提过要给你找后妈吗?什么时候的事?”

Ellie倒是不说话了,Peter觉得,也许自己有点做过头了。

“对不起Ellie。”Peter还想说什么,Ellie又说了一句话。声音小小的,却又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过呀,之前爸爸梦想带spidey叔叔你去荷兰呢。”

Peter呛了一下,Ellie开心地又说:“但是爸爸说现在不用去荷兰啦!”

Peter也对Ellie笑了一下。

他看到Ellie拿出一只彩虹小马的玩偶,轻轻放在了Wade的枕边。

Peter不认识Ellie带来的那只彩虹小马,他陪着Wade父女俩看过几次,但就是记不住那些小马的名字。如果让Peter猜一下的话,他会猜那是碧琪(Pinkie Pie),就因为Wade很喜欢吃派这个理由。

“以前爸爸不抱着小马就睡不着觉。”Ellie小声地说。

是啊,不过他之后都改抱我了——这话Peter当然没好意思说出口。

Peter不讨厌彩虹小马,虽然这话总听着怪怪的——但他也不怎么喜欢彩虹小马。

又是“不喜欢”,Peter甚至开始有些讨厌自己了。

真不知道Wade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彩虹小马。他没问过Wade,他也从来不在乎。不过现在Peter开始慢慢思考起这个问题。

是因为颜色吗?

Wade喜欢鲜艳的颜色,看他穿的那身亮瞎眼的制服就知道了——但是想到这点Peter有些尴尬,他真不好在这点上多吐槽Wade。

那是因为造型?

Wade喜欢马吗?他真不知道。Wade喜欢几乎所有东西,对任何东西都能有点兴趣。要知道,Wade Wilson是个含金量十足的泛性恋……

Peter苦恼地摇着头,他已经开始想着Wade对着碧琪干些不可言说的事情的画面了。

也许他还真干过。

啧啧啧。

这个死变态。

Peter心里又涌上一股酸楚的感觉,略微还有些烦躁不安。他想说话,嘴巴痒得跟得了癫痫似的,可他就是没法在Ellie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而另外一个著名的话唠正在病床上躺着呢。

他抬起头看着躺在洁白病床上的Wade,又笑了一笑,很快就坚持不住垂下了头去。

“spidey叔叔,爸爸他会没事吗?”Ellie侧着头问Peter。

Peter也侧着头看她。Ellie也不是真心想问他这个问题,她爸爸是死侍,她比谁都清楚这点。对于这点他俩都有所共识。

爸爸总会活下去的。

没错,Wade总会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的。

为了Ellie——Peter想道。

为了特别重要的spidey叔叔——Ellie想道。

“会没事的,他可是Ellie你的爸爸,不是么?”

死侍总会自愈的,理智上看来他俩的担心也许有点多此一举。但谁也没拦着Peter要把Wade送到医院的决定,Clinton在走之前还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Ellie有点气呼呼的:“爸爸他本来不想来医院的,他说他在地板上也能自愈。”

Peter也哼哼地说:“是啊,他可喜欢睡地板了……”

其实就算去了最好的医院也不能把Wade治好,这是恶魔的诅咒,Wade总会死一次的。但他就是不想让Wade在地板上死一次。

Wade还赖在地板上撒泼打滚地滚来滚去:“不去医院不去医院不去医院嘛!spidey咱们不去医院好不好?不就是死亡诅咒嘛,哥去地狱的日子比清醒的时间都长,你要信我——”

“不行。”Peter冷冷地拒绝。

“Spideyyyyyyyyyyyyyyyyyyyy——!”

“Ellie说她也要来。”Peter又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NOOOOOOOOOOOOOOOOO——!”

“你不能就在这里!”Peter突然吼了他一声,吓得Wade赶紧闭嘴。Peter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强硬地说道,“我要带你去医院,换了谁都会这么做的。”

谁都会这么做。

他看到Wade戴着呼吸机,这会儿安静地躺在惨白的床单上,充满了吓人的医用酒精气味。旁边的心电监护仪,就像要断气似的,一次比一次跳得慢。

其实他和Ellie也不喜欢医院。这次是真的不喜欢。

Peter轻轻咳嗽了一声,把Wade枕边那只小马玩偶又拿回了自己手上。

Ellie瞥了他一眼,Peter有些心虚地把玩起碧琪。

“Peter叔叔,”Ellie突然说,“你是在吃碧琪的醋吗?”

“……诶?”Peter愣了一下,两只手都是抖的。

然后他默默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碧琪。

他俩一大一小两个人都盯着那只大眼睛的毛绒玩具,它尾巴上的毛有点脏了,Ellie凑过去帮它蹭了蹭。这是爸爸最喜欢的小马,弄脏了他会伤心的。

然后Peter看到Wade在睡梦中也把被子蹭掉了,他紧闭着眼,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露出的那只手上都是伤疤。

Peter上去握住了那只手。很热,热得像是被火烧着一样。

很熟悉的感觉。

紧接着心电监护仪发出了悠然的“嘀”的一声,清脆的声音长久地回荡在这个单人病房里。

“嘀————”

…………

十几秒后,那只伤痕累累的大手反手就紧紧抓住了Peter的手腕。

“爸爸!”Ellie开心地扑到了Wade身上。


END


评论(39)
热度(379)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