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Spideypool】Bashful guy

*大佬人妻贱跟强势总裁虫的日常

*Bashful是白雪公主里那个害羞鬼

 @姓叶的 姑娘的点文~我真的…尽力了|*´Å`)ノ 没想到人妻贱贱真的特别特别难写……姑娘不要嫌弃…啊……

那个还债咱们慢慢来,估计半年里是还不完的……




Wade Wilson无意中抬头看了看天空。

最低的地方阴沉得快要滴水,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从今天早上开始就这样了。他似乎想起了昨天电视里一晃而过的气象台主持人,他们谈起了飓风,不知道会不会席卷到纽约,反正Wade他没看。他转台去了HBO,准备重看一集权力的游戏来着,他没看懂那条该死的龙到底是怎么复活的。

垃圾堆里那几个青年叫了两声,听起来像是驴子在叫。他们的脸色很不好,就跟头上这天一样,半死不活的。他们动了动身体,紧接着不知从哪儿就发出一阵咯咯的响声,听起来很恐怖。

Wade歪着脑袋,嘴里数了几个数字,然后有点惊讶地问:“什么,这样就完了?”

被揍得头破血流的几个男孩说不出话来,他们的牙齿掉了好几颗,喉头里满是血,只来得及哼哼两声。

“我很失望,”Wade摇了摇头说,“孩子们,我对你们很失望。看看——这是什么?桌子腿拆下来的木棒?还有这个没有新意的伏击点和屎一样软的拳头,就凭这些垃圾你们准备抢谁的钱?没人扶着过马路的单身老奶奶吗?”

简直一代不如一代啊,Tasky(模仿大师),真是令人伤心,咱们之前可从来没抢过老奶奶的钱。Wade边唠叨边看手表——实际上他今天出门并没有带手表,此时手腕上空空荡荡的,他却装得一副很有这么回事儿的模样看着时间,说:“我得走了。和你们不同——我可是个顾家的男人。”

那几个倒霉蛋瞧着那个满头疤的光头戴上大兜帽,手里拎着一只编织袋,扭着粗壮的腰离开了这条死胡同。这是值得他们纪念的一天,不管从何种意义上来说。

比如能从死侍的手上活下来什么的。

这倒不是什么奇迹,只是现在死侍要去买菜了。

是的,他还有一大堆事要去办,完全没空在这和几个臭孩子瞎搞。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写的菜单,就像教徒们膜拜圣经一样仔细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还需要的东西有牛腰子一个,一大瓶花生酱,哦是的,还需要三个西红柿。

三个,只能是三个——这么精确的数字是他特地拜访了他们的中国邻居后得出的结论。在吃方面,Wade似乎和所有人一样对中国人有着某种极度神秘的信任感,他们说是三个,那就绝对不能是五个,绝对不能。

“五个就太酸了,”那对中国夫妻微笑道,“两人份只要三个就够了,这点我们很清楚。”

虽然Wade完全吃不出五个西红柿的罗宋汤和三个到底有什么区别。

“可以试着少放点奶油,”那位叫茉莉的妻子提醒他,“那样口感会更清爽一点,我记得你家那位可不太喜欢过于油腻的东西。”

Wade当然立刻听从了她的建议。他借来一只铅笔,跪在茶几边扭扭捏捏地记下了几笔,把原来的100克奶油用力划掉,然后改成了50克。

茉莉看着块头极大的Wade在自家沙发前缩成一团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两声:“你真是位体贴的丈夫啊。”

Wade的脸红了,他可没忘记刚和这对夫妻打招呼时吓了他们一跳的事。现在看起来这位小小的茉莉一点都不怕他了,这会儿还鼓励地拍了拍他的胳膊。

“到时我会和Peter带点做好的罗宋汤过来,”Wade不停摸着脖子,扯了扯嘴角,“不过万一难吃的话,我会说是外面买的。”

茉莉的丈夫大笑着和老婆一起鼓励他:“那就多放辣椒,总是没错的。”

 

三个西红柿——Wade嘟囔着跑向街角卖蔬菜的一家店。

这里的老板——Santiago是墨西哥人,他总是习惯靠着收银台和Wade聊聊最近的新闻,特别是那位新总统上台后,他唠叨的时间愈发长了,甚至还不止一次地暗示Wade能出去干点什么才好。对此Peter曾语重心长地主动和这位大叔攀谈了半个多小时,聊天内容的重点是“如何改变死侍在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固有形象”——这是老板抓着Wade亲自告诉他的,还说Peter强迫他记了笔记,甚至在上面替他划了重点!

说到那本笔记,结果是Wade傻呵呵地花了十美元从老板那偷偷买了回来。

“最好再做个拓片。”Wade欣赏着那本密密麻麻的笔记。

“你疯了吧。”老板翻了个白眼。

Wade做事有一套自己的原则,这充分说明他拥有内在的逻辑性,离‘疯癫’这个词还很遥远。”Wade念着笔记上的话。

老板接着往下念:“虽然他总是会好心办坏事。

Wade合上笔记本,对老板骂:“你闭嘴。”

老板也指着Wade的鼻子骂:“下次再让你的小家伙给我上课我就不做你们生意了!”

所以Wade这次是从后门进的。

Peter摇下车窗,恰好看到了正鬼鬼祟祟钻进后门的Wade,手里还特么拎着一个编织袋。Peter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梅婶的编织袋!鬼知道Wade是怎么把它偷出来的,还大大方方提着一个女士手提袋走了一条马路。Peter的司机Jeff也看到了,看了眼后座上老板的脸色,他很了解这对傻帽情侣,于是把车停在了店的对面。

而啥也不知道的Wade正专心致志地挑选着晚饭的食材。三个西红柿,不能过大也不能过小。他记得茉莉示范过,比一只拳头稍大点就成了。

Wade试着攥紧了拳头。

“老天,现在的西红柿都有这么大了?”

“……好吧,有你拳头的一半就够了。”

Wade安慰茉莉道:“想想我连合适的内裤都买不到你就会开心了。”

茉莉皱眉:“我也买不到。”

Wade眨眨眼:“需要我告诉你维密家的投诉电话吗?那儿我很熟。”

茉莉的丈夫扶着额头说:“啊,辣眼睛。”

 

Wade又攥了攥拳头,一个一个比对着大小。这比他工作的时候要认真多了,连商标下的虫眼都没放过。

“嘿!我说,你这东西都被蛀了!”

“……那你可以不买嘛。”Santiago抓抓屁股,无精打采地说。

“这对我的心灵是一次伤害!”

“别想让我给你打折,抠门侍先生!”口音极重的老板说。

Wade面无表情地放下那只西红柿:“该死的你跟Peter学坏了。哥真怀念你见到我还会瑟瑟发抖,带你去跳瑜伽操都会尖叫的时候。”

Santiago耸耸肩。

Wade挑选好了想要的东西,堆在柜台上问:“多少钱?”

“就三个西红柿?”

Wade想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刚巧震动起来。他挥挥手,接起电话。Santiago偷瞄着他的表情,咽了下口水,心惊胆颤地看到Wade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他可没忘记面前这人的身份,虽说他俩现在已经是一起去上瑜伽课的关系了——

Santiago偷偷把柜台上值钱的东西全撸到了柜台底下。

“你说什么?!”Wade捏着手机大声喊道,凶神恶煞的脸上连疤都拧在了一块,“你说你不回家吃饭了?你……你跟谁在一起呢?啊?……那个天杀的混蛋!别拦着我,哥要重操旧业!”

Wade把手机放在肩膀上,用侧下巴夹着,匆忙把老板哆哆嗦嗦递上来的西红柿全搂进编织袋里。

“亲爱的你怎么能这么说……不不不,不行!我他妈还出门买了菜呢!”Wade大吼。

电话那头一定是Parker先生。老板精准地判断了出来。

此时Peter坐在车里,正乐呵呵地看着团团转的Wade。

他挺喜欢看Wade紧张的样子,尤其对象是自己的时候。而这种恶习似乎在两人交往之后变得愈发严重了。Peter的脸趴在车窗上,悠哉地等Wade出门后看到他。

他看到Wade骂骂咧咧地从店里走了出来,可能是心情很差的缘故,他并没有注意到停在对面的那辆古怪的车,更没有想到坐在车里的那个“意外惊喜”。

空气里又闷又潮,酝酿半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

Wade停住了,把手里的编织袋紧紧打了个结。雨已经落在他的脸上,他把那个大兜帽又给戴上。兜帽遮住了脸,略微佝偻的背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丧家的狗。

路上的行人纷纷打开了伞。这让什么都没带的Wade显得有些刺眼。

Wade在等红绿灯。

绿灯已经亮了,Wade却没动。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人匆匆挤掉了Wade,伞沿的雨水甩到了Wade的兜帽上。还有人回头对着他指指点点,Wade只是沉默着压了压帽檐,又给编织袋打了个结,似乎是担心雨水浸坏了里面的东西。

红灯亮了。

Wade独自继续等下一个绿灯。

Peter愣住了。他似乎看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个Wade Wilson,那个甚至不敢一个人去超市的Wilson。这时候他才发觉Wade没有戴他的面罩,Peter摸了下口袋——果然那个红黑色的头罩在他的口袋里。

前天他们吵了一架。

Wade总会下意识地在吵完架后挖空心思的对Peter更好。

那个绿灯又亮了。Peter叹了口气,戴上那个死侍头罩,打开车门大步流星地朝对面走去。

他走到Wade面前,停下。

他学着死侍的模样歪着脑袋,散漫地站在大雨当中,面罩上白色的眼眶笑成了一条缝。他稍稍弯下腰,从底下盯着兜帽里的人。

“先生,你可真可爱。”


END

评论(107)
热度(717)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