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授权翻译】【Spideypool】Bad Ideas 糟糕的主意(第1、2章)

作者:NotEvenCloseToStraight 

原文链接:Bad Ideas

翻译:我与 @莫妮卡•星月 

说明与梗概见前:链接



第一章


Wade从他的啤酒里抬起头时,看到有辆老旧的面包车摇摇晃晃地停在了车库前。他没有费心站起来离开他的座位,他可不想去为一些迷路的嬉皮们指路。

然而,当一个瘦长的有着深褐色头发的人走出客座并朝司机挥手致谢时,他的眉毛确实抬了抬。

掸了掸灰尘后,那个男人——不,那是个孩子——在马路上跋涉,手里抱着一个褪色的红色背包。

“嗨。”

“怎么了,伙计?”Wade把手里的啤酒朝他示意了下,他注意到那个孩子一直设法保持着眼神接触,即使在足够接近并看到他那张绝对算是疤痕累累的脸之后。“你需要从哪儿搞辆拖车吗?”

“呃,什么?一辆拖车?不是的,我没有车。”Wade挺讨厌自己那么喜欢他那个紧张的笑容的。

“好吧,这里是个汽车修理厂。不是你的车出毛病了你还能来这儿干嘛?除非——”Wade打量着他,傻笑着。“我可没指望我租的男孩(也有男妓的意思)能赶在星期五晚之前到这儿,不过我不会争辩的。”

“什么?”褐发的人笑了,Wade禁不住对他的声音有了兴趣。“不,呃,镇上有人说你在招员工?他送了我一程。我想看看你是不是还在招人,还是说我这一天就这么被浪费了。”

“员工。”他看起来完全失望了,Wade喝干了剩下的啤酒。“不是男妓啊,真他妈可惜。就没想过干这行?我觉得你会发大财的。”

“这个,嗯,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份我可能会需要的工作的话,以防万一,也许你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你知道的,以备将来之用?”他真诚又可爱地歪了歪头,飞快地咬了下Wade至今为止见过的最丰满的下嘴唇,男孩瞥了瞥,又羞涩地回头看了一眼。Wade彻底凌乱了。

“你知道任何关于车的事么,孩子?”他都不知道他为啥会问,毕竟那孩子看起来几乎不可能举起一包杂货袋,更不用说在商店里工作了,但是很显然,当你长成这样的时候这些就都不重要了,因为韦德就在问他。

“我——我什么事都知道点儿。我学起来很快的。而且我绝对比看上去的要壮。”

“那办公室的工作呢?归档,账务,所有我懒得做的麻烦事。”

“是的,是的那个我也能做!”他细长的手指穿过那些愚蠢的浓密的棕发,挪着他的脚。“随便什么都行,老兄,我需要这份工作。”

“那它是你的了。”很显然,只需要那双棕色的小狗眼和一点点微笑,我就会变成一个该死的傻瓜。Wade从冰箱里又拿了一瓶啤酒。“你够年龄喝酒了么?”

“额,对,我当然到了。”那孩子掉进了邻座的位置,Wade转了转他的眼睛。

“我要假装不知道你在撒谎,还有,你只许在这喝,除非你回到自己家去。”

“我二十二了,我发誓。”他打开啤酒,Wade侧身看了他一眼。那瓶子绝对没被拧开,但那个男孩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轻松地就把它拧开了。

“比你看上去的要壮。”Wade咕哝。

“抱歉,你说什么?”

“没事老兄,没事。那么,你什么时候能开始?”

“今天?”Wade摇摇头并指着那个钟,上面显示现在早就超过下午五点了。“明天?”

“更棒了。你现在住哪儿?”

“嗯——我刚到镇上,就睡在星桥旅店还有——”

“我从字面上没听过他们还会出租房间超过一小时的。”Wade打断了他,转动他的脑袋刚好能看到一个真正足够令人印象深刻的红晕在那张脸上蔓延开来,覆盖在那些令人痴狂的锋利的颧骨上。“我在修理厂里有一个房间。不是很大,只是一个小工作室。但它和我的地方隔开了,而且很安静。浴室,厨房。如果你能交了额外的水电费,你就能住在那儿。”

“就这样?只用付公用费?”他听来很怀疑,不过Wade不怪他。谁会从一个把脸搞坏了的家伙那里得到一份不擅长的工作和一个每月只需付几块钱的住的地方,而没有一丝怀疑呢?

忽视了那孩子脸上谨慎的表情,Wade只是咧嘴一笑。“没错。就像一个信任搭顺风车的人一样接受这个棒透了的事实吧。当然这是一个坏主意,但绝对会很有趣。”男孩突然大笑起来,韦德对自己没有尖叫着从马路跑走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我的房子就在那边的另一个角落。如果你需要任何东西——”他伸出他的大手,当那只苗条的手同样坚定地握住他时,他很是惊喜。“顺便说下,我名字是Wade。”

“酷,Wade。我是Peter Parker。”

“很好Petey派,接下来我们需要清楚一系列细节。”Wade探过身去,突然严肃起来,Peter紧张地放下手里的酒瓶。

“很好,那么来吧。”

“我不喜欢谈这个。”Wade在他脸上画了个圈。“没错我浑身都是这些疤,没错这他妈的一直都很不舒服,还有没错,当人们盯着看的时候我有注意到。是的关于它们有很多很长的故事。我喜欢我的私人空间,所以尊重它。只要你想你就能喝我冰箱里所有的酒,直到你换掉它为止。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知道很多关于机械的活,我会教你。你只要别带着一脸蠢样四处乱晃然后准时出现就行。我会不停地说些不适当的废话,所以如果这烦到你了,你就说出来。还有,Peter,最重要的是——”他耸耸肩膀,背上和手臂上的肌肉在合身的长袖下面显眼地凸了出来。“最重要的是,我绝对是个Alpha,全然的Alpha,宝贝男孩儿。虽然这些棒棒的抑制剂和一些气味受阻剂你可能在大部分Alpha、Beta或者什么你想躲开的人身上起作用,但它们对我不好使。从你走在那条操蛋的马路上时我就闻到你了。不过就让你那漂亮的屁股继续用那些药吧,什么时候你的热潮来了需要离开时,你他妈的告诉我就成,这样我们就能避免所有尴尬和麻烦的事了,你觉得呢?我在那种事上没兴趣。没在找一个Omega,没打算来一发后再处理接踵而来的那些破事。只要你看好你自己的荷尔蒙我们就没问题了,行不?”

Peter艰难地吞咽了口唾沫,Wade无法让眼睛不跟着追随那轨迹。“好的,老兄,我明白了。我一般一年只用算两次,所以我想一段时间内不会有问题的。嗯,不过谢谢你,真的。安全问题在将来会是一次很尴尬的谈话。”

“完全不是问题,伙计。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

他们安静了几分钟,只是喝着酒还有看着太阳西沉。

“你从来没见过我的屁股。”Peter突然讽刺道。“你不会知道它到底漂不漂亮。”

Wade一咧嘴,他已经开始喜欢这个孩子的态度了。“是啊,但是我打赌你第一份薪水因为你这条紧身小牛仔裤不会留下多少想象空间的。转个身让我瞧瞧。”

Peter用手捂着嘴,大声笑起来,Wade诅咒着因此而有反应的自己。我对这个Omega没兴趣。我对这个Omega没兴趣。我对——

Peter站起来伸展下身体,低头看去。“我们能去看看那公寓吗?我想洗个澡。”他把背包再次在背上打个圈,然后微笑着等待,这对Wade的血压所做的事简直太无辜了。

该死我百分之百确定对这个Omega感兴趣。这是个糟糕的主意。


TBC



第二章


“Wade,这不是一个归档系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甜心。那些文件都在那个用来归档的柜子里,那么就是被归档了,那么这就是一个系统。”Wade一边从给钻头换电池中抬头一边皱眉。“你还想要什么?”

“哦,好吧。”Peter把眼镜推到额头上很长一段时间,好让他来揉他的眼睛。“就只是因为你把这些随机的纸放在了一个有排格的柜子里,这不代表它就被排列好了,或者规整好了,或者是有序的了,或者就看着不像一个老鼠窝了。”

“作为一个三天没有梳头发的人你可是相当的粗鲁。”Wade呛声回去,Peter恼怒地呻吟道。

首先,我有梳头发,它只是总看起来有一点——”

“像个老鼠窝?”Wade 气呼呼的说道,然后戏剧性地冲出了办公室。“我不是雇你来讨论头发的,Peter!闭上嘴然后去做秘书该做的事!”

“你都还没付我钱呢!”Peter冲着正在离开的Wade喊着。“上周五就是结账日了!”

“妈的,我很抱歉。”Wade 一下子改变了他的态度然后开始翻他的钱包。“说真的,Petey,我这么做太混蛋了。这都是我第三个迟到的结账日了吧?来,我会给你点额外的钱,因为我是一个健忘的混账。”

“我刚刚只是在……”Peter盯着在数百元钞票的Wade,“我的意思是,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喂养我,让我喝你所有的啤酒,而且这并不——”

“这里。”Wade拍下一满手的钞票,“对不起,下一次你就用你那丰满漂亮的嘴巴做点除了叼着笔之外的事情然后也许——”

Wade!”那个丰满漂亮的嘴巴震惊地张大了。Wade举起一只手。

“——然后提醒我该给钱了。老天,Peter,你以为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不会说的。”Peter捡起钱,边数边反抗道,但是Wade警告似的摇了摇头。“好吧,为了你给的这些额外的钱我就说声谢谢好了。”

“好孩子。”Wade赞同却又调情似的嘟囔着。“真是个好Omega,这么年轻的小家伙,会给你各种钱和——”

“走开你这个变态。”Peter冲他扔了一手的笔,而那个魁梧的机械师只是笑着回店里去了。

坐回他的椅子,Peter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沮丧地看着那一团糟的文件。在过去的六、七个月里,为Wade工作并不是一件多轻松的事,但这至少比其他的选择要好。另外,Wade会逗他笑,也对他很好,而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不管是他作为一名记者的时候还是作为蜘——

Peter狠狠的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捡起一个文件,然后坚定地标注好了它。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整理他老板几年份的文件上,如此就能不去想关于纽约或者所有他抛之脑后的事情了。

但是文件从来都是无趣的,所以,不可避免的,他的思想又跑到了最近一直跑去的地方:那个极度Alpha的Wade Woodrow Wilson(注:Woodrow Wilson是美国第28任总统,在漫威宇宙Earth-TRN245里他有一个侄子Frederick "Wheezy" Wilson,他在参军期间被纳粹俘获并被充当人体实验受试者,并因此获得了超能力,后加入死侍军团,但很不幸地,他在刚刚加入军团后不久便死于邪恶死侍军团的袭击)宽大的肩膀和他的坏笑上。

一开始的时候,Peter不能确定Wade的脑子是不是完全理智的,因为他老是看到Wade在工作时嘟囔着一个人自言自语。但是有一次Wade发现了他在偷看,他羞涩地笑着解释说当你总是一个人工作时,跟你自己说话都比完全安静要好。Peter无法反驳这点。还有那么一次,Perter弯下腰去捡一个盒子,他回过头发现Wade正毫不遮掩地色眯眯地盯着他。而那个机械师就只是向他挥着扳手,随意地说道:“现在抗议或者你就永远保持沉默吧,因为从今以后我就会经常大声地赞美你的屁股。而且你确定你没有想过当一名交际男?或者不管如今大家是怎么称呼你们这些“模特”的,因为老天我可以就——”

当时Peter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屏蔽了那个人不着边际的话,然后回去继续工作。而结果就是无论他走到哪儿都会跟着一连串的“甜心”、“甜妞”和“小宝贝儿”。他并不在意,真的不,因为那个Alpha从没在这件事上做过头。Wade做的事从没超过偶尔盯着看看,还有像说Peter名字一样自然的用那些词称呼他。总的来说,这真的不算坏。

而且说实在的,如果Wade没有在第一天就直截了当地提起他们的第二性别,Peter都不会觉得那个男人第二性别。绝大多数Alpha都会待在一个没有伴侣的Omega身边,给他提供食物、衣服、保护,以及其他的一切,而Wade却就只是随他去。当Peter做了噩梦,知道自己散发着疲惫、恐惧、不舒服的信号波时,Wade都没从他面前的工作中抬头看他一眼。世上所有的Alpha都会自发地回应一个受伤的Omega。但是有一天,一个工具箱砸到了Peter的脚上,他差点都尖叫了。Wade却只是扫了一眼,问他有没有骨折,然后直接接着工作。

一方面,这并不公平,因为他就算有抑制剂和气味受阻剂,Peter对那个Alpha做的所有事还是过于敏感。Wade从一辆车底出来后伸展身体的方式。Wade喝啤酒时喉咙移动的方式。该死这太让人分神了。就算有那些神秘的——而且说实在的——可怕的伤疤,Wade还是个英俊的家伙。他的颧骨和坚硬的下巴还有那深邃的双眼,他宽大的手和更宽大的肩膀以及多到Peter想哭的肌肉。至少两百磅(ps: 91公斤)的身体,可能更多,而且实在是有太多肌肉了。

总而言之,太,让人,分神了。

”嘿,宝贝儿,你看够空气了吗?我刚刚把最后一辆车送出门了,今天就到这吧。”Wade突然打断了他的想法,把他吓得要死,然后穿过房间向他扔了一瓶他最喜欢的啤酒。Peter的手飞快地抬起接到了它。

Wade看上去有点触动。“你知道,我刚刚是冲着你的头扔的。你的反应神经还真快。”

“或许下次你该扔准一点。”Peter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我想今天的进展还挺大的。”

“赶上了多少?还是任然是一团糟?”Wade把头朝向外面,Peter跟着他走了出去。

“我理完一年份的了。收据,账单,更多收据,工作订单,购物订单,不知什么原因你保存着的东西。而这些总共才花了我一个月。所以,再过一年左右我应该就能做完了。”

“恭喜,”Wade踢过去了一把他平常坐的椅子,然后Peter瘫倒了进去,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你完成四分之一了。”

“所以,怎么,你在这里待了四年了?”

“对,刚刚好。“Wade喝了一口酒,而Peter明白他该放下这个话题了。Wade可以整天都在说些废话,但一旦话题与他的过往沾边,他一下就沉默了。Peter觉得没什么不好。他也不希望Wade问自己关于过去的事情。他们的协议挺好的,实行得也挺好的。

“所以,你很快就要走了?”Wade忽然以一种平常的语气问道,眼神飘向公路的远方。

“呃,我没这个打算?”Pater尴尬地挠着他的头,“这样行不通吗?我感觉我们相处得还挺好的?”他疑惑地摊开手。

“噢,不。我们之间真他妈挺好的,甜心。只是你看上去不像那种会待在这里很长时间的人,所以我只是在试着得到一个期限,就只是这样。”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Peter皱眉道,“我住在这里,不是吗?我搬到了这里,天天在这上班。”

“是啊但你出现时只带了一个背包,又不像你之后又搬过来了其他箱子或什么的。而且我知道你在逃避着什么,所以我想着……”

“什么叫你知道我在逃避着什么?你怎么可以——为什么你会这么想?”Peter的音量抬了起来。Wade摇了摇头。

“我曾经也逃避过很多次,孩子,我知道那个表情。先说好,我并不在意你逃避的是什么,所以别惊慌了。我不在乎。也不想知道。如果你想的话待在这里多久都行。但如果你想离开了,我只是不想某天早上起来忽然发现你不在了。所以就只是提前告诉我一下就行。”

“这挺合理的。”Peter伸手拿了又一冰瓶啤酒,当Wade伸出他的大手时也递给了他一瓶。“不过,短时间内我不打算离开,所以。”

“很好。”

他们在沉默中坐了很久,嘬着他们的啤酒,跨过车场看着山林后的夕阳。这是Peter一天中最喜欢的部分。在工作结束之后,Wade会给他一瓶啤酒然后他们就只是坐在房顶上。有时他们会说话,大多数时侯不会。有时候Wade坐得离他近一点,其他时候Peter就独自坐在另一边。大多数晚上他们在一瓶啤酒后就会分开,有时候他们会一直坐到星星升起,而晚风开始变的冰冷起来。

今天晚上,Wade在沉默中喝完了第二瓶啤酒,然后站了起来,用他的手挠起了他光秃的头皮。“所以,想来我家吃晚饭吗?我不知道你平时吃什么,但是它们绝对没让你长胖一点。”

“额,行呀?晚饭听上去挺好的。但是,呃,你会做饭?”

“噢,他问我会不会做饭。”Wade以高音贝的声音嘲笑他,没看Peter是不是在跟着他就直接往他家走去,“为什么不呢,Peter,我是打算邀请你过来然后喂你吃拉面和薯片。老天,现在的这些孩子都他妈在想什么……”

“我就走在你旁边,Wade!别像个神经病似的跟你自己讲话!”Peter听起来有些烦躁,但是他在笑。而Wade给了他一个完全被冒犯了的表情,但还是用手抵着他房子的大门来让Peter走在他前头。

“你至少可以感谢我为你开着门。”他嘲讽地说,然后那个美丽的深褐发男孩从肩膀上对他抛了个微笑。

“我会的,如果你没有一直盯着我的屁股的话。”Wade向前靠近,夸张地舔了舔他的嘴唇,然后Peter就开始大笑了。“停下来!别再看着我的屁股了!或者至少做的隐秘一点!”,

“但是甜心它——漂亮了!”Wade抱怨道,而Peter一直笑到了他走进房子里面。

*******************************

在一顿出人意料的美味晚饭和几瓶啤酒后,Peter感觉非常放松,他嘬着他最后一瓶啤酒,脑袋靠在Wade家的沙发靠背上。这个房子很舒适,但又很整洁。墙上没有挂照片,但是书柜却被塞得满满的。地板是实木的但是铺满了地毯。楼上的卫生间和卧室用Peter见过的最丰富的花朵图案装饰着,而楼上的主卧则完全是现代风,满屋的白色黑色和红色的家具。整个房子非常的奇特,很好笑却又恰到好处。

Peter几乎立马就有了家的感觉,被Alpha的气味所围绕着,然后他呻吟了,又长又低,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从没以这种方式在Alpha身边待过。作为蜘蛛侠,他花了太多的时间教会自己不要对Alpha和Omega有反应,以至于他从不清楚一个Alpha的气味能多让人放松和舒服,或者多让人烦恼。而Wade就是这两种的结合体。坐在屋子里,被这么多Wade的气息所环绕着,Peter不知道他是想把自己埋在一个毯子做的被窝里然后再也不离开,还是赶紧逃跑,因为这些气味让他对他和那个Alpha之间的所有事都太过敏感了。

但现在,他只是往后靠了靠,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他的啤酒,让他自己陷进了沙发,变得温暖而舒适起来。

该死的,Wade想道。他从房间角落里带着一瓶新的啤酒出来然后在半路停了下来。Peter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展现出他细长的双腿和那精瘦的肌肉,闭着眼睛然后把他的啤酒瓶口在那两片美丽,简直太美丽了的嘴唇上转动着。他看上去完全放松着,非常的舒服,就像他属于这里似的,而在Wade的胸膛深处,他的Alpha意识被激了起来。

噢不,大大的不,绝对不行。

“把它收回来。”Wade粗鲁地指示着,Peter不疾不徐地抬起了他的眼皮。

“收回什么?”他看上去很迷惑而Wade却想要亲他。想要把那迷惑从那深邃的眼睛中直接吻去。

绝对不行大个子。糟透了的主意。退出这个任务,退出这个任务。

“这个‘我太放松了,我想要的就是被抚摸’的电波。你快让我发疯了,所以该死的把它收起来让我能好好地坐在我自己的客厅里。我当时对你的Omega荷尔蒙是怎么说的?”他的声音比他想的更加严厉,然后他看到了Peter的态度立刻转变了。

“抱歉。”Peter坐了起来,放好了他的肩膀,回避着他的视线。“抱歉,我以为你不感兴趣,或,或者对这个免疫或什么的。我不是在试着——”

“我也许是不感兴趣,但是没有Alpha会对这个完全免疫,宝贝男孩儿。开心而放松的Omega会吸引我们所有的Alpha。”他把他的啤酒扔进了回收桶,依旧离Peter有一段距离。而Peter脸红着,他的手指来回滚动着他的瓶子,然后试着不去对那个巨大的Alpha散发出来的烦躁做出反应。

“你想谈谈你在逃避的是什么吗?”Wade在一分钟后说道,试着放缓他的语调来让Peter看上去不再像一只被踢了一脚的小狗。但如果这可能的话,Peter更加封闭了。

“不。”他坚决地摇了摇他的头。“不,谢了。嘿,呃,你知道的,谢谢你的晚餐。如果没关系的话,我想我要回去了。抱歉不小心压垮了你...用我的电波还是什么,而且我应该停止喝酒了,如果我明天想准时起床的话。所以……嗯,.我这就走了。”

“这没什么。”Wade 对他之前的举动感觉非常的不好,所以在那个男孩走过时他注视着他的视线然后微笑。“睡个好觉Petey派。”

这让他从男孩那儿得到了半个微笑,而Wade百分之百不想赞同地吼叫。

我绝对百分之百不喜欢那个Omega

 

TBC


下节预告:

深夜,被梦魇骚扰的Peter糊里糊涂就走到了Wade的家中,面对如此情形,Wade又会如何面对……?

评论(32)
热度(412)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