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授权翻译】【Spideypool】Bad Ideas 糟糕的主意(第5、6章)

作者:NotEvenCloseToStraight 

原文链接:Bad Ideas

翻译:第5章的翻译是 @宅家的喵呜青梅 !非常感谢!(胡乱的beta是我)

说明与梗概见前:链接

 

这次他们终于……终于打啵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个ABO谈恋爱谈成这样也是举世罕见!!!激动到语无伦次呜呜呜w


 

第五章

****************

“我的小甜心呢?”Wade在办公室和车库里来回徘徊着。

“哦,它们在那儿。”他摇头,停下来盯着那瘦长的身体趴在一辆汽车更换电池盖。

“我想念它们。你让它们躲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已经几个星期了——”

“Wade。”Peter听到他的话放下手中的活,挺直身子对面前的人咧嘴笑了一下。“不要在提关于我的屁股之类的话了。你想做什么?”

“你完成的差不多了?”Wade歪歪头,竭力地伸长脖子想看Peter的屁股。

“是的,差不多。如果你离我远点让我安静的做完,那么只需要两分钟。怎么了?”

“是时候该到镇上的杂货店看看了,除非你晚餐想吃苏打和饼干。你要来吗?”

“嗯……”Peter想了想,试着弄清楚在商店关门前还需要做些什么。他很确定所有的文书工作都做完了,直到明天晚些时候,这辆车才会被接走。所以——

“我可以用我的手,或者我的嘴——”Wade在说话,但他发现Peter的眼睛开始因发呆而变得无神时,又住口了。

“老天啊,Wade,我只是想了一会,然后你就开始——”

“我不提供。”Wade反驳道。“但我可以。想让我出价吗?”他向Peter淫荡地咧嘴一笑,向前倾着身子,笑眯眯的看着Peter默默与他拉开距离。“你想要我给你,对吧,Peter?”每次他的话让Peter陷入沉默时,他总是笑个不停。

这漂亮男孩通常总能得偿所愿,然而即使快四个月后,Wade依然还会时不时地逗逗他,而Peter能做的只有嘲笑他并尽快转过话题。

“不。哇哦,天啊,Wade。不过,我想去镇上邮寄一些东西顺便理个发。然后我所有的牛仔裤都穿坏了,所以你知道,也许还要逛商场。”

“是啊,咱们Peter的发型有点失控了。不过你不需要新的牛仔裤,我喜欢那些后面被磨出洞来的裤子,就在你那小屁股上。”Peter朝他扔了一块抹布,Wade大笑起来。

“那就走吧。哦,嘿,你的脸上有点什么——”wade指着Peter的干净的下巴,孩子用手背擦了一下,在脸上留下一个很厚的黑色印记。“是的,就是这样。完美。”他开心的用手指向男孩作了个射击的姿势,然后吹着口哨走了出去。

Peter跑到楼上去换衣服,恰好瞥见镜子里的自己。“浑蛋——Wade!!”

他可以听到从车道传来那个混蛋的咯咯笑声。Peter抓起一块毛巾,擦拭着油污,对着镜子板起脸试图对那个家伙生气,但却忍不住笑了出来。Wade……真好。

******************

Peter理完发后感觉好多了,很快就到商场买了些衣服。他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在工作时被油污损坏了,在热潮之后他扔掉了几件而不是花钱去干洗。

说到他的热潮,在确定Wade已经进了里面的杂货店之后,Peter溜到街对面那栋不伦不类的建筑里,想要找一些东西来帮助他的下一次热潮,像毫无准备的迎接热潮这种情况不能再发生了。

上一次他毫无防备,住在酒店的那个星期简直是酷刑。虽然Wade是对的,Blue酒店专门帮助omega度过热潮,他们有隔离声音和气味的房间,额外的大浴室还有一个绝对beta的员工。在Peter从热潮中挣脱出来的任何时候,只要拨打“9”键,就会有人带着新鲜的水和小点心出现,如果需要,还会帮忙换一下床单,然后再悄悄地消失。在他快要抑制不住时,beta主管甚至还向他保证如果他需要一个alpha度过热潮,酒店会谨慎的挑选并送到他这里。如果难以接受的话,beta很乐意购买一些物品来帮助他应对那些糟糕的热涌。

想到有一个强壮的alpha和一个真正的结可以帮他离开这些痛苦,Peter几乎要流口水。但又想到是一个陌生人和他一起度过热潮,他就忍不住想呕吐。这和他和Wade在家时候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并不是说Wade是他的alpha,但他不想要其他的任何alpha,完全不想。

所以Peter在网上查了那家店,然后直奔后门去了,他知道在那里有很多对omega有帮助的物品。他拿了几个他最喜欢的东西,尽量不去看收银员的眼睛,然后匆忙地回到门口,把黑色的袋子塞进背包里,走进杂货店去找Wade。

“嘿,找到你需要的了吗?一些漂亮的短裤和透明的背心?”Wade站在早餐区的走廊里,穿着一件宽大的连帽衫和长牛仔裤,尽管外面的温度高达29度。Wade在很多年前就不再试图在商店附近隐藏自己的皮肤,但在公开场合,他不想被人盯着看。所以他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大部分脸,还戴着墨镜。看到alpha这么不自在,Peter非常难过,尤其是当他对自己如此照顾的时候。

“哇。”Wade很欣赏地吹着口哨。“头发看起来真不错。让你看起来至少像个男人。在你转身之前我敢说绝对所有——”Peter用手捂住Wade的嘴,Wade还在说话,嘴唇紧贴着他的手掌,他可以感受到摩擦他掌心的感觉。他告诉自己不要因此发抖。

“我们是在公众场合,Wade。”他严肃地说,Wade对他皱了皱眉头。

“所以,当我们独处时,我可以说所有这些事情,你爱它,但在现实世界中,我必须表现出我没有为你那迷人的小弹跳筑一座神坛——”

“Wade!”Peter笑了起来。“该死的!别说了!别说了!!”

Wade知道Peter在开玩笑,他完全知道这一点,但他还是凑近Peter,在他耳边轻轻地咆哮着,这样他就可以看到那个男孩脸红的样子。只是这次彼得没有走开。

事实上,Peter只是歪着头,对着Wade粗糙的面颊,轻轻叹了口气。

Omega。

Wade在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离开了,他们站得太近了,甚至不能称之为随意的距离,彼得在几乎装满食物的购物车旁边跌倒了。“哦,我把你所有的麦片都吃光了。”Peter说,试图缓和一下情绪。他能感觉到从Wade身上散发出来的“感兴趣,想要,来这里”的信息素。Peter知道他需要在那一刻之前把自己的感应控制住。

“卧槽。”Wade喃喃道,动了动他的肩膀,感谢Peter转移了话题。他伸手从货架上拿了几个盒子,“那面包呢?”

“嗯……我们还有。哦,还有牙膏,我可不要。”

“那你自己买吧。”Wade突然不说了,他抓住面包把它扔到车里。“你有没有把信寄给你姑妈?”

“是的,她因为我给她寄钱而生气,但没关系。我不会什么都不做而让她帮我付抵押贷款的。”

“你是个好孩子,Peter。”

“如果没有梅姑妈,我是不会有现在的。”他回答道,继续沿着过道走着。

Wade结束了这个话题。他知道Peter把他所有的薪水都寄给了姑妈,这也是他付给彼得这么多钱的部分原因。他也知道梅姑妈总是打电话责备Peter这样做。

他们一起买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很可爱,就像是一般家居生活的方式。他们一起做晚餐,还有Wade在彼得晾干衣服的时候洗盘子,或者如果他们没有抽出时间来洗,就把彼此的衣服叠起来。

这样一点也不干扰他们中任何一个的想法,事实上,在Peter热潮的这几个星期里,自从Wade在门口抱住Peter以来,他对Wade做的任何事都小心谨慎。戏弄,调情,当他微笑的时候他那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即使Wade因为感觉太强烈甚至还咬了Peter,他无法控制它,至少他不会再否认对Peter有兴趣,只是任由事情按他们想要的方向发展。

自从Peter不再做噩梦,Wade也不再有那些尴尬反常的Alpha过激行为,所以他俩之间又恢复了美好。可能普通人之间的关系注定是普通的,但他们谁都没有普通的经验,所以这一切都很新鲜。

他知道不管他们干什么都不会好起来的。但有时Peter会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瞧,就好像Wade就是他的整个世界一样,就像所有Omega想要做的那样——和他在一起。

在那些时刻他变得自私起来,他不想停止。即使掺和进一个Omega是他有过的最糟的主意了。

“Wade。”打断了他的沉思,Peter放柔了他的声音,令Wade简直想要跪下奉上这Omega想要的一切。但是当他抬起头准备讲个笑话时,Peter的眼睛除了甜蜜就没有其他的了,这让alpha紧张起来,立刻察觉到了危险或者什么令这孩子紧张的东西。

“怎么了?”他快速问道,Peter只是笑着把目光转向一边,Wade朝那瞥了一眼。

狗娘养的。Wade面无表情地默默诅咒着。在下个收款机旁的男人绝对在盯着他们。不是那种“哎呀你的脸好奇怪”的方式,而是“你难道不该去死”的方式。

“没事,”他撒谎,“只是这帮家伙没见过像我这种脸罢了,你能怪他盯着我看吗?只是因为你习惯了这张破脸不代表其他人也习惯了。”

“你骗人。”Peter说,但他的声音依旧很轻柔,而且并没有把问题推到一边,Wade咧嘴一笑。

“你可分辨不出来。我玩扑克脸游戏很到位的。让我们回家把这些都放好。然后你就可以像个优秀的Omega那样为我做饭,替我的脚按摩了。这是为什么我要一直留着你。”

Peter对这答案转了转眼睛,把话题放到一边。

Wade在离开小镇之前没说什么别的,即使那样,他说的做的并不多,而他现在则非常平静地、非常冷静地从座椅底下摸出一只点四五口径的手抢,把它放在大腿上。

“Wade?”Peter问道,他不紧张,甚至都不担心,因为Wade的爱意Peter足够信任他不去多问什么。他仍然只是摇摇头,闭上了嘴。

Wade早就发现了坐在离他卡车几步远的黑色轿车里的两个人,但他不会告诉那孩子他们是来杀他的,或者是试图杀他。老实说,只要他甜美可爱的omega被保护得严严实实不会受伤,他欢迎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他妈的来试试。

他从未想过让Peter看到他黑暗的一面。

而且他绝对不会告诉Peter此刻他脑子那些操蛋的想法。所以他只是平静的开着车,Peter静静地坐着。

对于Omega来说,Wade没有表现出不安或者担心那些明显是在看着他们的人,这也许会是个小小的安慰。

但是当Peter注意到Wade举起手搭在抢上时,这可不仅仅是不安的问题了。

Peter把目光望向车窗外,突然发现自己对坐在旁边的alpha一点也不了解,他的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不舒服起来。

TBC


第六章

 

回到小镇的这一路上很平静,Peter很高兴他们终于又到家了。

Wade把车开进商店后停好车,打开了司机那边的门。“你从我这边下来。”他很冷静地指示道,没有离开座位。“呆在我身边,等我们进了屋,我们要把杂货卸下来,你今晚就在我家睡觉。如果你需要你房间里的什么东西,最好现在就告诉我,我们一块儿去拿。今晚你住进我家后就不能离开了,行吗?”

“你不是在问我的意见,对吧?”Peter咬住漂亮的下嘴唇,Wade想伸出手去抚摸他,安慰他,但他只是握紧了拳头。

“没错。我劝你别和我争辩,照我说的做。否则我就要对你上Alpha的手段了,我会强迫你,而我觉得这会使我们现在这段浪漫可爱的小调情受伤的。但不管你是自愿走进去还是硬要我用肩膀扛着进去,你今晚都呆在我家的,所以,你想怎么来?”Wade甚至没看他,说话时他的眼睛坚定地沿着马路朝小镇望去。

“不需要。”Peter 让声音保持低沉舒缓,试着对那男人表现出平静与信任。“不需要这样,我会按你说的做的,Wade。我只需要去我房间几分钟,很快的,只是把我的行李放好,再拿点过夜的衣物。”他不想给Alpha压力,不想再煽动他了,所以他咽下了他的骄傲和任何可能会说的聪明话,只是顺从于他。

相信Wade能处理这堆事。而且他必须承认他还有一点小高兴——Wade第二次感觉到了危险,他想把Peter和自己一起锁在屋子里,把他关在安全的地方。Peter知道这大概是Alpha的保护欲作祟——Peter靠活着,因此Peter在的保护之下——但他还是很高兴。

另外,他也不能对Wade说别担心他。真的,在他的蜘蛛感应、速度与力量下,Peter相比Wade有更好的装备来面对危险,但他不打算告诉他这个。这会是个糟透了的主意。起码现在是。

所以对于Omega来说,现在最好就是安静下来,服从于他,让Alpha做他需要做的——保护他。

这是Peter一生中第一次愿意这么做。

“这没什么。”Wade说,“走到这边来,站到我前面。快去拿你要的东西,我会跟在你身后,好吗?”

他挪了挪好让Peter出去,他从容地朝公寓走去,Wade在他身后一两步远的距离紧紧跟着。

Wade跟着他上楼,在前门等着,Peter急忙把那只黑包从成人店里藏好,再拿了些衣服。

他还掏出他放在抽屉里的小箱子,抓起他的蛛网发射器和几盒蛛丝溶液。

如果今晚有事发生,他绝不会坐以待毙。

他一出现Wade就把他推下了楼梯,帮他抓起装杂货的袋子,跟着他进了屋子。

Peter从没见Wade这么紧张过。那完美有力的下颚紧闭着,当他把房子锁上时背部肌肉绷得紧紧的。在他们身后关上了一扇安全门,前门也被闩上了。一道Peter从未发现过的后门被上了锁,当他好奇地敲窗户时,突然醒悟上面的双层玻璃很明显是防弹玻璃。

这栋房子在五分钟内从一个舒适的小窝变成了一座地堡,Wade仍然在踱步。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彼得静静地问,把他的包放在厨房的桌子上。

“不。”Wade很快地说,然后消失在楼上的房间里。“Peter!”他叫了起来,Peter猛地一动,跑上楼去迎他。“永远在我的视线里。就在这儿,宝贝男孩儿。”

“当然了,Wade。”他不想吵,所以他站在卧室门口看着Wade把他的床推至靠墙,抬起地板,从里面拿出一个大号的黑色粗呢行李袋,在他放下时叮当作响。

“里面是什——”

“别问。”

于是Peter闭上嘴,安静地等着,直到Wade满意地检查完袋子里的东西是否完好为止。“过来。”他回到楼下,检查完所有的锁,把那个大袋子扔在备用卧室里。“你想看电视吗?随便玩吧,嗯?”

“是的,当然,这很好。”Peter只是点点头,因为Wade并不是真心想问他。

“我要出去确保其他地方都安全了。你把我身后这扇门锁好,除非我回来否则不许打开它,明白吗?”

“当然,没有问题。”Peter努力让声音保持平缓,好不让任何焦虑情绪投射到Alpha的身上——虽然他真正想做的是把Wade推到墙上,质问他。比如那两个盯着Wade的暴徒到底是干嘛的?为什么他们的黑车跟了他们好几个街区?为什么Wade对这些武器处理得如此自如,又是什么触发了他Alpha的保护欲?

Peter内心某个小小的部分想问这保护欲是因为Wade担心他的员工Peter,还是担心Omega Peter。因为最近Wade表现得很感兴趣,Peter喜欢这样,但他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Wade是否打算让他俩睡一张床。

不是没听说过有些保护欲过度的Alpha为了安全问题要求未结合的Omega睡在他们身边,因此在这种情况下,Wade的举动完全不会显得不合时宜。但Peter绝对不会问这个的,绝对不会,他只是等待着并听从Wade给他的任何指示。

最后,Wade对他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很满意。商店被锁上了,卡车停在房子边上,每扇门都闩上了,每一张窗帘都拉上了。

“坐下。看电视。放松就好。你饿了吗?“Alpha紧张到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在房间里边踱步边蹦出几句简单的短语。

“我可以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做饭。看看电视听起来不错,我在公寓里没怎么看过。”Peter不是很饿,但他明白Wade仍然不是真心在问他,他可能是想要喂他什么的,所以Peter让Wade为他食物,让他去选频道,他们看了两小时的喜剧,直到Wade开始放松,哪怕只有一点点。

“你想谈谈吗?“Peter问,看到Wade紧张起来他都想踢自己了。

“不想。”他几乎厉声说道,Peter一直在期待着,但是当他被拒绝时,他震惊了。当然,这只是他的Omega因为被Alpha严词拒绝而把这当做了一个坏信号,但他仍然惊讶于它造成了多少伤害。但是他用力吞咽,把这种感觉弄掉了,他沉默着,试图看着韦德走出视线。

Alpha激动地用大手揉搓着大腿,大部分时间在自言自语,有时看会儿电视,还时不时地站起来踱步。然后,他会转身盯着Peter看几秒钟,好像是要确保Omega没有动,然后回到沙发上坐下,把整个过程循环一遍。

又过了一个小时,Peter终于决定不再忍受Wade那满满的的焦虑、不安、好斗和危险的情绪,他决定做点什么。

纯粹出于本能,因为安慰一个焦虑的alpha从来都不是他所习惯甚至需要的技能,Peter等待着,在Wade后退之前站起来向他走去。

“Wade。”他慢慢地小心地向他靠近,Wade确实后退了一步,以保持他们之间的距离,Wade这种强烈的脆弱感令Peter震惊了。Wade在这里,几乎是冲任何胆敢试图接近房子的人咆哮着,但当他太靠近一个Omega时,他却开始后退了。

突然间,Peter意识到Wade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很紧张,就像Peter那样,这同时让人感到安慰和恐惧。

但Peter忍不住要接近,他要做些什么来帮助alpha。他的alpha。于是他轻轻地清了清嗓子,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上,请求Wade的注意。

“Al——alpha。”这个词从他口中说出有种到了外国的感觉,这种顺从一点都不像他,但对Wade的影响是很直观的。Peter可以看到他宽阔的肩膀垂了一点,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有些平静了,红色部分退了下来——他把这当作一个好迹象,作为Wade允许他靠近的许可。“我想我该睡觉了。我很累。”他集中精力于安全、温暖、平静的感觉,这样alpha就不会再紧张了。

“去我床上。”Wade哼了一声。“那儿最安全。”彼得迅速地点了点头。

“当然。是的,那很完美。因为我在你的床上会很安全。你正在做一项伟大的工作,你知道,”他慢慢靠近,当他们几乎相碰时,他歪着头露出脖子。“保护好我们的家。”在Omega顺从和平静的姿态下,Wade又开始呼吸了,Peter等着alpha做出行动,希望Wade没有……好吧,他并不知道如果Wade对他的动作没反应的话会做些什么。

“Peter——”但Wade听起来毫无信心,好像在担心万一他读错了空气似的,所以Peter急促地呼吸了一下,又前进了一步,默默祈祷着他没有把人惹急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彻底消失了,他把额头抵在Wade的肩膀上。

“谢谢你保护我,alpha。如此强大的一名alpha。”Peter让他的声音软化到几乎是在Wade的耳边低吟。“好alpha,我等不及今晚睡在你的床上了。会平安无事的。我在这里——在你的守护下没人能得到我。”他用手指点在Wade的胸口,描绘着他的下巴和嘴唇。“这么好的alpha。和你在一起——在家里,我会很安全。”

Omega”Wade的声音很低,它几乎是亚音速的,隆隆地穿过他的胸膛,Peter颤抖着,呜咽着,整个服从行为对他有如此大的实际影响——对此他完全没做好准备。

这太棒了。我的alpha,想要你。

Peter并不打算投射任何东西,但他知道当alpha的手绕在他的腰上抱住他时,他的感觉就已经传递给了Wade。

“让我领你去。”Wade平静地说。“照顾好你。把我的Omega放到床上。”

Peter没坚持,他几乎无法思考——因为Wade管他叫“我的Omega”。Peter不确定在他的一生中是否如此幸福过。

所以当alpha举起他时,Peter抱得更紧了,他的双臂绕住他的肩膀,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轻声叹息着。

Wade发出一声轻柔的声音作为回应,该死的简直就像在呜咽,在上楼时一直紧紧抱着他。

Peter把床上的罩单弄得皱巴巴的,他让本能回巢,又推又抖的直到把自己裹成一个茧。他在公寓里的床也总是看起来像这样,但alpha不会做那种事,所以Wade只是看着他,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在Peter终于在床上坐定时一直温柔地说着废话。“好Omega。这里很安全。我会照顾你的。你会没事的,我就在这里。你是我的——小甜心,甜美的Omega。”

Peter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再三保证他很安全来让alpha安心,他知道Wade会保证他的安全的。他会整晚待在这里,一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发笑。Wade大惊小怪地确认他真的塞进毯子里了,他把他的额发抹开,当Peter试图钻到被窝里面去时,Wade因为瞬间丢失了他的踪影而小小地咆哮了一下。

最终,Wade满意地确认Peter真的平安无事了,才转身离开。

“谢谢你。”Peter平静地叫了一声,alpha又转过身来。他两大步走到床边,捧起Peter的下巴,他们的嘴相吻了很长时间。

Peter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笑容,他的双颊绯红,Wade跌跌撞撞地下楼了。

********************* 

他睡得很晚,远远超过了他平时起床的时间。他裹在Wade的毯子里,既暖和又安全。他可能会睡更长时间,但是在9:30他的电话响了。

<来自:Wade>

我知道我们需要谈谈昨晚上的事了,你准备好了就下来吧。

 

TBC

 

评论(32)
热度(263)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