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The Hunting Game (饥饿游戏+ABO ,主贱虫allspidey,Ch.17)

我看到了什么卧槽?!!!!贱虫大佬带我一起飞一起飞!!!!!

Ruvik:

前几章链接:


1-4        5-6         7        8        9       10        11        12       13        14        14_2       15       16


========================================


chapter 17




漆黑的夜空中下起了雨,一个身影在楼体间快速荡过,雨滴重重砸在他身上。 


 


「我没办法为他们做任何事,我甚至都没法站在他们身边,没法握紧他们的手,没法告诉他们别担心我会救你们出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失败了,没能保护好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再一次地…」


「但我也已经不是曾经那个面对失去只会哭鼻子的小鬼头了,我经历过这些,因此我知道该怎么做。」


 


Peter甩着蛛网穿过0区,两侧的高楼为蛛丝提供了良好的附着点。


 


「我只需要集中精力,去做那些只要我全神贯注就能做好的事情,我要让某些人付出代价。」


「在联邦,所有人都知道最想将变种人赶尽杀绝的是谁,而为他们卖命的家伙在昨晚袭击了我们,并且恰好也是23号避难所的建造者。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拜访一下他,而这次,我可不会敲门进来。」


玻璃碎裂的声音冲破了夜晚史塔克大楼的寂静。


「--我实在没这个心情。」


闪电打散了黑暗,照亮了Peter背后的夜空,却在他身前投下一片黑暗。


    警报声伴着刺眼的红光瞬间埋没了他,杂乱的脚步声宣告着对入侵者的敌意。第一个冲进来的警卫在架起枪之前被Peter毫不留情地击倒,他用蛛网封死了房间里唯一的门。


「今夜,我不在乎我们的立场,不在乎冲过来阻止我的这些是否都是普通人。」


「今夜,他们不过是挡道了,挡在了我--」


「--和一个虚伪的杀人犯之间。」


每挥一拳,都有一个人倒下,把他围住的警卫们开始不自主地后退。


 


「没人能离开这,今晚不行,这个夜晚不行。」


 


在这个夜晚--


道德准则不复存在,那些伴随能力而生的责任跟着说出这句话的人一起死去了。


没有玩笑。没有手下留情。


「就今晚,谁都逃不掉。谁都不能伤害我的家人。」


「谁都不行。」


 


武器充能的蜂鸣声在黑暗中响起,脉冲光束在冰冷的钢铁上反射出冷冽的光。听到声音Peter只来得及回头看到红金战甲眼部骇人的红光,就被一个充斥着钢铁与机械力量的拳头重重击到房间另一侧。实验室的玻璃防护罩被撞碎,他半跪在地上,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手臂背面全是被玻璃划出的又长又深的伤口,正往外冒着血,但是愤怒让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眼前冷凝的雾气散去,浮在半空中的人很沉默,抬着一只手用掌心的能量武器指着自己。


这很好,他凑巧也没什么心情聊天。


Peter咬紧了牙恶狠狠地看着那人,丝毫没注意到脚边,被他打碎的容器里,黑色的有机体,像是被什么吸引而来,争先顺着他的脚踝爬遍他的全身,在他红色的制服上编织出一张细密的网。那场面看上去就像他心中丑恶的仇恨终于化为了现实里扭曲的怪物,正将他一点点吞噬殆尽。


 


 


“你想干什么,Steve?”


战甲降落在一处楼顶,眼部和胸前的反应堆把雨幕打成蓝色。


 


“只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直接在通讯里问。”


 


“我想在你回答的时候看着你的眼睛。”


   雨声遮不住Steve声音里的质问。


 


“你和避难所发生的事情有关吗?”


“你知道我永远不会…”面甲弹起,露出里面略带急切的人。


“只管回答问题。”


“没有。”


“那其他人呢?卡斯特?惩罚者呢?”


“我控制下的任何人都和它没关系。如果有,我会亲自制服他然后把他带到你们的飞船里。”


 


   越来越密的雨落在两人身上,朦胧了他们彼此的身形。很多时候,他们都像现在这样,越来越看不清真相。


 


“也许我愿意相信你,Tony。”Steve盯着面前人的眼睛,“--但是其他人可能不会。”


 


“……我知道。Peter--”他低了抵眼,“--那孩子还好吗?”


“我们暂时控制住了他,他是个善良的孩子,但是Tony,你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吗。”


 


“我知道…只要你们同意政府的编制,我保证--“


“上帝啊,你已经走这么远了吗。政府让你‘跳’而你问‘多高’,而他们现在叫你‘追捕变种人,追捕那些并没犯下过错之人’,而你回答‘是,长官。’”


“但你们的确做了错误的--”


“你做的就是正确的?”


“我做的是最好的。”


“最好和正确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该死!已经有人因此死去了,Tony!我们的同伴和亲人--”Steve抬高声音,“你原本是个好人,但是你的做法却像个暴徒。”


“我这么做恰巧是为了这类事情不再发生,你能想象如果这场战争再持续下去会有多少人死去,又会有多少孩子经历像Peter一样的痛苦。”


   Tony的语气渐渐平复,他好像终于决定了什么似的定了定神,“哨兵渗透计划失败了,Steve,死去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我的错,我不会为我现在做的事辩解,但除非你们接受政府监控,否则我们只能战至其中一方倒下。”


“我以为Tony Stark和Reed Richards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两个人可你们却该死的看不清局势。”


“...我猜我们不是的。”Tony背过身合上面甲,“下次见面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Tony眼前的显示屏上闪烁着紧急通讯,他点开后里面传来了打斗声和断断续续的求救声。


 


“怎么了?”发现原本打算离开的人钉在原地,Steve察觉到不对。


 


“他在我那。”


“谁?”


“Peter。”


 


Tony抬手止住立刻就想行动的Steve:“让我来处理吧,队长。我有责任跟他好好谈谈--”


发动引擎,Tony离开地面前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Steve。


 


“我保证他会完整地回来。”


 


引擎全开,在夜空中留下一道蓝色的光带。


 


“--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保证。”


 


背后站在楼顶的人影越来越小,Tony全速飞向史塔克大楼。


 


 


“Peter呢,我要去找他!”


 


Wade一把扯下身上套着的连身手术服,急匆匆地跳到地上。下一秒却双腿一软一头撞到了地板上。


 


“停下,Wade--”Bruce连忙走过来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架回床上,“你的麻醉还没过。”


 


“哥管不了这么多了,谁知道那个铁罐头会做什么,他已经疯了!”


 


Wade在床上疯狂打着挺,却挣脱不开绕在他身上的皮带。


 


“你才是疯的那个。”


 


合上最后一个安全扣,Bruce Banner舒了口气拿起挂在病床侧面病例,无视床上那人喋喋不休的抗议,推了推眼镜在上面写下几个数字。


 


“你知道那个铁皮脑袋都做了什么吗,Peter肯定是去跟他拼命的!不行,这种时候哥怎么能不在他身边,我发誓如果他发生了什么--”


 


“他不会有事,Wade。队长也在外边。但是你就不一样了。”Bruce从病例上抬起头,声音变得严厉,“你知道你的麻醉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失效吗。”


 


“我只知道你再不给哥松开,哥就要把你揍到变形。”


 


“以你的体质这种计量的麻醉你应该三小时前就能从那张床上下来了,你这副身子还想干什么?”


 


Bruce把他挣扎起来的上半身重新按回床里,眼里的愤怒在累积:“就算我现在变成浩克也必须阻止你。”


 


躺着的人渐渐停下挣动。


 


“数值太高了,Wade,远远高于我之前预计的。你这几年都干了什么?”


 


Wade罕见地安静,只是睁着眼望着天花板。


 


“还有多久。”


 


“你必须在这躺到完全复原--”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Bruce摘下眼镜,认真地看着他。


 


“三个月。”


 




 ==============================================


tbc.



评论
热度(444)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