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Spideypool】The Phone(甜甜一发完!)

点梗文 @深巷血舍 !太太久等了我来还债啦~不过好像,又被我写偏了TvT…




【Spideypool】The Phone

说明:斜线刊&VS刊 之衍生脑洞,故事线在PP公司破产之后,设定贱贱已经知道spidey=Peter Parker.

梗概:好心的Wade收留了公司破产的Parker总裁,两人开始纯纯的同居生活(?然而,生活中总会有那么一些不如意,那么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副标题可以叫帕总斗小3)



Wade最近有点心不在焉。所有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发现他有点心不在焉,证据就是,有人削掉了他的两只手掌,他却还在唠叨着在开打之前要让他发条短信。那个场面很滑稽,他挥舞着两只空空荡荡的袖子,却仍然摆动着想象中的双手,试图去掏口袋里的手机。


他不再一周七天去那家据说开了十五年的墨西哥餐馆,而是定期去一家高级西餐厅预定当日的主厨推荐套餐。


他在一个礼拜内换了两部手机,没人知道为什么。Wade只是说他讨厌有血粘在上面。而且他还会不顾时间地点,随时掏出手机对着上面呵呵傻笑。


这件事太诡异了,如果有什么东西是会伴随Wade一辈子的,那绝对是血无疑。Wade Wilson最近很奇怪,但这些行为不像Loki发誓要占领地球那样又中二又致命,他只不过是吃点健康蔬菜、把蓝莓换成苹果而已,没人说过不死的雇佣兵就不能追求营养平衡了。


然而但凡长点心的都会知道,Wade Wilson本人才不会重视他妈的膳食均衡,这才是根本原因。


“你是不是在养狗?”Pietro嚼着美味棒问他。这个银发的小伙子问了众人一直想问的问题,据说Wade昨天甚至主动阻止了一起意外伤亡,他把那群抢银行的家伙捆在一起,倒吊在银行门口,而不是做他最擅长做的事——灭活了他们。


“我没有养狗,或者猫——或者其他任何非人的生物。”Wade说,“如果你想养宠物我可以给你专业级别的大师——星爵的电话,但是我,呕,我对动物粪便过敏,老天。”他天花乱坠地说着,换来一阵狐疑的眼神。Wade拍了下脑袋,问他:“嘿,现在几点了?”


Pietro看看手表,说:“三点半。”


“什么?该死的已经三点半了?我亲爱的Robert Owen,感谢你提出的八小时工作制。”Wade从弹药袋里拿出一张表格和米老鼠牌的圆珠笔,他叼着笔帽,在表格上面打了个勾。他欣赏的看两眼上面整整齐齐的勾勾,盖好笔帽,把东西小心地放了回去。


“你要走了?可我们还没——给我回来!混蛋!”Pietro叫了起来,可是Wade早就头也不回地冲着远方的太阳,对Pietro说道:“嘿那个谁,那个不那么操蛋的Maximoff,你待会儿记得告诉他们,哥要求按劳工合同准时下班!”接着就跳了窗户。下面是车水马龙的曼哈顿街道,Pietro往下望去,却没有看到Wade的身影。


Wade回到他的秘密据点。


他最近确实行为诡异,原因全都在这个小房子里。


他没急着进屋,他先摸到黑漆漆的厨房,把身上的武器全都塞进了最上面的壁橱,包括袜子里的十颗子弹。他看到桌子上还有没吃完的半碗意大利面,面早就冷了,Wade从碗里捞出一根面条,发现这次是黑胡椒味的。


Wade猫着腰走进浴室。洗衣机里有一堆已经洗完的衣服,从数量上看是两个人的,他把衣服从滚筒里拿出来,一件一件挂在晾衣间。洇湿的衣服上还残留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没有血腥味或者屎味或者辣椒酱,Wade觉得这种生活简直奇妙极了。


屋子里很安静,Wade考虑了一下,飞快地把身上的制服脱下来扔进洗衣机,换上浴室里备好的小马宝莉款睡衣裤。Wade蹑着手脚回到卧房。在中间那张大床上堆着厚厚的羽绒被,有个人缩在纯白色的被窝里,仿佛躺在云端一样。Wade家里的床是浅木纹色的,镶嵌有云蓝的花纹——这是Ellie替他选的,她说有种梦幻的味道在里面,和她亲爱的爹地很相配。


床上的人显然没有醒。那人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大腿全都赤裸裸的,皮肤白得像象牙,Wade完全可以想象出来被子底下的旖旎风光。那个人忽然闭着眼睛哼哼了一声,黏黏腻腻的呻吟从他嘴里传出,Wade吸了下鼻子,突然有种酸楚感冲上他的脑袋,就像吃了一大口芥末的感觉。


“Peter?”他轻轻唤道。那人的睫毛扇了扇,却依旧熟睡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Peter的蜘蛛感应就对Wade失效了。他想应该是那次和Wade一起去过“地狱舍”后,为此他还真的去了趟地狱——两次,感谢那个天杀的愚蠢雇佣兵,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次“出去随便玩玩”。之后他们还经历了许多许多事情,复杂到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住进了Wade家里。


他没了帕克公司,再次感谢九头蛇和章鱼博士那个混蛋——Peter如今又回到了那个身无分文的小屌丝的时候,而Wade则心安理得地收留了他,仔仔细细地养着他。他们的关系变得有些怪异,然而两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Wade走到床边,蹲下来,小心地用手扒开盖住Peter脸的被子。他看到他的小鹿睡得脸颊红扑扑的,棕褐色的头发乱成一团,嘴里还嘟囔着一些呀呀呜呜的梦话。


他昨晚一直在外面“工作”,想来Peter今天中午只是把昨晚的意大利面热了热吃了,Wade呷了呷嘴,这可不行。他拿手指戳戳Peter的脸蛋,哑着嗓子说:“Pete你穿内裤了吗?”


Peter只是动了下脑袋,Wade又拿手指戳了戳他的嘴,Peter下意识地叼住了他的手指,闭着眼睛微微舔了舔。Wade仿佛全身过电一样哆嗦了一下,他咒骂了一声,狠狠把手指抽了出来。这个动作令Peter迷迷瞪瞪地醒了,他的眼前还很模糊,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把眼睛睁开。


“Wade?是你……你回来了。”他的声音又糯又沙。Wade翘着屁股,左右摇摆了两下,讨好似的凑近他的脸,说:“嗨spidey,告诉我晚上想吃点什么,一会儿我出去买,小牛排?虎虾?还是你最爱吃的松露水晶饺?”


“你一个晚上没回来了,”Peter闭上眼懒散地翻了个身,“别出去了,Wade,我们可以在家随便吃点。”


Wade四肢并用也爬到了床上,Peter嫌弃地嘟囔一声,在被子底下踢了踢手压到他的Wade。后者钻进被窝后才发现自己那床被子已经被踢到了另一边的地上,所以他只能和Peter钻同一个被窝了。


“……Wade,我身上什么都没穿,你给我下去。”Peter还是困得要死,他抱着软绵绵的羽绒被,皱紧眉说道。


“这是你的问题,宝贝,而且被子也是你踢的,所以你应该对此负责——对我负责,对我的身体负责。天哪,要是我感冒了该怎么照顾你?”这个时候Peter尖叫一声,“该死你的脚太冰啦!”然而被子被呼啦一下拉至最上面,盖住了底下的两个人还有他们发出的声音,因为厮打羽绒被几乎都绞到一起,一阵激烈后,Peter完全压制住了Wade,用他那个恐怖的蜘蛛力量——他草草裹着被子,压在Wade身上,四肢死死钳制住了他的手脚。


Peter居高临下看着他,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而两腮发红,呼呼地喘着气,他发现自己十分享受这种感觉,这种……将Deadpool掌控在手中的感觉。老天,他当总裁时的坏习惯又来了。Peter松开桎梏,沮丧地咕噜一下滚到旁边,把被子在身上把自己裹成了一只北极熊,撅起屁股背对着Wade又闭上了眼睛。


而那个家伙还在享受着Peter的小屁股挤在自己大腿上的一瞬间。


“我喜欢你裸睡的习惯。”


“我知道,”Peter嘟囔道,“而我相信你不会对一个正处于低潮期的可怜家伙出手。”


“我觉得你只是单纯认为我对你没那种意思而已,你这个该死的钢铁直男。”


“不不,是因为我信任你,Wade,你可是我的超凡好朋友。”


“……这是道德绑架,明白吗?你在对我进行道德绑架——妈的!真不敢置信!”


Peter大笑起来,他捏了捏Wade的手臂,然后又情不自禁地把脸贴了上去——Wade的体温偏高,就像一个移动的人体暖炉。


“我想吃麦当劳,谢谢。”Peter口齿不清地说。


“这不健康,Pete。”


“一个一日三餐只吃墨西哥卷饼的家伙没资格说我。”


“拜托,你的胃又没有自愈因子,而很巧的是,我有,ok?”


“你买不买?”


三十分钟后Wade败下阵来,他穿上外套骂骂咧咧地出门去买麦当劳了,而Peter则缩在被子里冲他喊:“Language!”


“好吧美国队长!我爱美国!!!”


Wade边吼边关上了门。


家里瞬间安静下来。Peter坐在床上,拿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坐着发了一会儿呆,不知为何突然想发笑。他发誓他没有在想Wade,那人才刚离开了三分钟。


对比太强烈了,家里寂静得不像话。厨房和客厅没有任何动静,似乎只有浴室的洗衣机在运作,但是声音很低,Wade特意挑选了这款静音的,因为他知道Peter的感官很敏锐。Peter有些疑惑,自己在Wade回来之前是在做什么来着?他想了好久才突然醒悟——对了,他是在睡觉。他想起来自己看完了早晨六点的晨间剧,但是Wade还没回来,虽然Peter记得他说过不会回来过夜的。晨间剧很无趣,讲的好像是一个落魄的中产阶级家庭的破事,他记不清了,算算今天睡了差不多有十个小时,上帝保佑他。


Peter不想再睡了。他从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找出自己的衣服,他强烈拒绝了那套小马宝莉的,虽然这套小熊维尼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现在对于Wade的品味已经接受了许多,起码能淡定地穿着睡衣去超市买牛奶了。他还记得Wade一定要买亲子装的样子,Peter无奈地笑笑,他可不觉得Ellie会喜欢这个图案,她更喜欢Deadpool的,还有Spider-Man的。


奇怪的是Wade倒是很少在他面前购买Spider-Man的周边。虽然会给他推荐不少Deadpool的产品,包括一套比基尼。那天晚上Peter把他绑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用羽毛笔挠了他一整晚的脚底板心,第二天Wade整个人都不好了。


Wade曾经说过他是Spider-Man后援站的站长,对此Peter有理由表示强烈怀疑。


Peter一边想一边套上裤子,忽然他似乎听到了那首熟悉的歌曲。


“Spider-Man,Spider-Man,does whatever a spider can……”


他记得这是Wade的手机铃声。


那个笨蛋没带手机出门吗?


他在床上找了一会儿,最后终于在床缝里找到了Wade那只白色苹果手机。他不太明白,为什么Wade会喜欢随身带这种普通手机,他知道他经常为了接听手机而搞得满身是伤。


Wade接听自己的电话从来都很及时,他这么想着。


Peter按了下屏幕,很好,屏保是Wade去年在迪士尼乐园里和Spider-Man的合照。


Peter眯了眯眼睛,他越看这个身材同样很棒的Spider-Man越不爽。“我该告他们侵权,”Peter一下下点着那个表演人员的面罩,“这样那个混蛋会抱着我的大腿哭泣的吧。”Peter挑起一边的眉毛,笑着随便划拉了一下手机,没想到竟被他打开了,Wade这个没有安全意识的家伙没给手机设锁屏密码。


如果此时能给Peter的脑部扫描一下的话,那绝对是场堪比特洛伊战争的精彩大战。


“这是侵犯个人隐私,”Peter放下手机,抱起胳膊自言自语道,“Peter Benjamin Parker,你要清楚美国的宪法保障了每一个美国公民的——等等,我记得Wade是加拿大人?”


Peter盯着那部手机,简直要把上面的每一个水钻给盯出花来。好像在他面前的不是一部普通的手机,而是充满诱惑的金苹果,盘旋在心里的那股诡异的冲动不停撕挠着他,Peter的太阳穴跳了跳,他咽了口口水。


“哦得了!”最终Peter翻了个白眼,认命般拿起了手机。他叮嘱自己不要去翻短信的部分,他只是想看看Wade的社交网络——是的,就稍微瞄那么一眼,看看他的Twitter,他的Instagram、Snapchat,Facebook以及这个pixiv,哦还有WhatsApp……


说真的,Wade Wilson实在是个多才多艺的人。Peter傻傻地一个个浏览着Wade那些五花八门的社交软件,他几乎每次发言都会发送大段大段的文字、混杂着奇怪的符号表情和图片,他的语言风趣幽默而且感染力强,尽管有时候会因为过于黄暴让人有点不太舒服,但总而言之,Deadpool在广义上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于曾经的Parker总裁眼中潜力无限的网络名人。


没错,Deadpool的账号在各种社交媒体上都拥有大批大批的追随者。


Peter忍不住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追踪任何一个Deadpool的账号。他住在Wade的家里超过三个月了,而他竟然没有同居人的社交账号。更甚者,他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同居人是个网络名人。不对,他应该知道的,在他的潜意识中——他只是把这一部分故意忽略掉了。


他找到了那个Spider-Man后援站,很显眼,就放在桌面中央。Peter只进去看了那么一眼,接着就飞快地把手机扔在一边,趴在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红着脸呻吟了半天。


然后他又把手机捡回来,着了魔似的去看那些Deadpool的追随者的发言。有些人说的话很可爱,如果Wade表现出一点沮丧的心情(比如一有条短得出奇的推写着“今天又没有见到spidy,sad”,下面的回复超过了八千条)他的粉丝们就会涌上来为他打气、助威,有些人甚至会为他出些馊主意——介于他的粉丝都知道他们的偶像是Spidy的脑残粉,因此大多数“主意”都是关于如何追求Spider-Man的:Peter很尴尬地看着网友们纷纷po出他们私藏的spidy屁股写真照、早年报纸上的剪报(大部分还是Peter自己拍的),还有人会把他穿制服的照片和Deadpool的相片剪贴在一起,有一些甚至能以假乱真,搞得Peter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和Wade拍的这张照片。不过有些一看就是假的,不是因为技术太烂,而是他俩的互动实在……过于十八禁了。他们会替Wade打听spidy的行踪,有人会做一些手工小玩意儿,答应帮Wade下次见面的时候送给Peter——难怪Peter一直都会收到Deadpool的小娃娃,他还以为是大家把他们的制服搞错了呢。


在这个过程中Peter的脸红得都能跟煮熟的大虾媲美了。网友们意外地很支持他和Wade这对超级英雄组合,甚至——或者说乐见其成——是以“组CP”的形式出现。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串戏的傻瓜跳出来骂几句“恶心的基佬”之类的话,也立刻会被气势汹汹的粉丝们的唾液给湮没掉。

 

很明显Wade还在网上结识了好几个好友,他们的互动更频繁、言语之间更无底线,他们可能来自天南地北,有一个来自挪威的网友和另一个来自马尔代夫的网友两人是铁杆好友,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Spider-Man的支持者。


然而以Peter曾经身为记者的直觉,他敏锐地嗅到其中有个粉丝有点不一样。他在Wade所有的账号下面都看到了这个人,他的头像是Deadpool和一颗残破的心,因为图案和颜色很跳脱,所以Peter很快就对这个ID有了印象。这个ID几乎每条发言都会回复,Peter皱起了眉头,他翻到好几年的页面,甚至也在下面看到了这个ID。


这个叫“Normallyinsane”(不疯魔不成活)的ID底下很显然是Wade的个人脑残粉。Peter翻阅的手逐渐慢了下来,他仔细看着这个人的回复,从好几年前的到现在,他发现这个人的话语越来越偏激、越来越疯狂。他疯狂地在各种地方对Wade示爱,模仿他的动作、他的衣着,他甚至po出了自己的纹身,上面充满了对Wade浓烈 忄生欲的暗示。


Peter承认Wade曾经的某些做法会给青少年带来错误的示范,但是最近——特别是和Peter组队以来就好很多了,Wade甚至正式公开地表示过“我想做个好人。”在这条发言下面是爆炸式的留言和转发轰炸,Wade会和每一个人严肃地讨论,关于他是不是有资格做个好人、关于他遗留在过去的罪与罚。有的人愿意原谅他,有的人拒绝承认他,有的人说让他去死。Wade回复了这条留言,他说:我试过,无数次。很抱歉。


但这个“Normallyinsane”不一样,他只关心Wade本人。他是Wade Wilson的脑残粉,而不是Deadpool的。他甚至在最近一次留言中扬言已经摸清了Wade的行踪。他言之凿凿,冷静得令人害怕。


Peter忽然看了看窗户外面,Wade去了两条街外的麦当劳,大概还有半小时他才能回来。


这个时候Wade的手机忽然又响起了提示音。Peter低下头一看,显示收到的是一张图片回复。他顿了一秒,然后立即点开了这张图片,他有预感这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是一张戴着兜帽的Wade走进麦当劳的偷拍照。


发信人是“Normallyinsane”。他还附了一句留言:SEE?


“狗娘养的——”Peter火速穿好衣服,拿起手机骂骂咧咧地准备出门,不过临走前他又跑回来拿了面罩和一个蛛网发射器,他认为这样比叫出租车要来得快。疯了、疯了,他不知道自己要去阻止什么,是阻止无辜网友被邪恶杀手杀害?还是前顶级雇佣兵失手杀死跟踪狂?哪一个标题看起来都像是明天娱乐版的头版头条。


Peter戴上面罩,他知道那家店怎么走,也知道怎么走能更快。


也许明天的标题还会是“Spider-Man因一口麦当劳而闯红灯”。


他迅速而精确地在大楼之间飞驰,胸腔里的心脏噗噗乱跳,却不是那种危险发生前的预警。实际上他也不清楚是为什么,因为Peter知道Wade出门前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而且,如今他已经不会随便攻击人了,更别说是在没戴那个Deadpool面罩的情况下,没了那个面罩他会失去很多东西。


也许他该反过来想想。也许他担心的不是Wade,而是那个狗娘养的“Normallyinsane”。


不,不能再想下去了。Peter预感到了这个想法的危险之处。


那家麦当劳店近在咫尺,Peter已经能看到门口的广告宣传牌了。他在十米不到的地方急刹车,正正好停在麦当劳的门口。周围十来个年轻的男女被突然降临的Spider-Man吓了一跳,之后纷纷掏出手机来拍照合影,闪光灯不停地对着Peter咔嚓咔嚓响,他听到有一些男生在交头接耳,而女生们则笑得如花乱颤,红着脸悄悄在手机屏幕后方偷看Peter。


“请让一下,请让一下!”Peter拼命想挤出这个包围圈,可是没人在听他的话。他突然灵机一动,大声喊道:“抓住那个小偷!”众人一听都惊慌地捂住自己的皮包,查看有没有少点什么。Peter趁此机会终于挤了出来,他努力朝里面望着,这个时候来吃饭的人不算多,但麦当劳永远没有真正冷清的时候。


Peter走了进去,一边喊着:“Deadpool?你在哪儿Deadpool?”他发誓他看到在喊“Deadpool”的时候有几个小姑娘低下头偷偷笑了。在参观过那些冲击性极强的网站后,Peter已经能明白她们在笑些什么了。该死的,他为什么要手欠翻Wade的手机?!


“抱歉,请问你们有看到一个戴着兜帽的男人吗?呃,黑色的衣服,里面还戴了顶棒球帽?”Peter靠近那几个小姑娘,焦急地问她们。那几个姑娘互相看了一眼,诧异地说:“他就是Deadpool?我的天啊——”她们叽叽喳喳的,貌似非常激动,不过还是很耐心地告诉Peter她们看到那个人往厕所的方向走了。


Peter道了谢,往她们指示的地方走去。他的心扑通扑通乱跳,仿佛蜘蛛感应响了似的。可是这里没有危险,他明白,而他的蜘蛛感应也没有真的响起来。这份危险来自莫名,来自他的疑神疑鬼,还有一点可耻的占有欲。


他听到厕所里有压抑的争吵。本想转动门把手的手僵住了,他听到里面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不是Wade的,这个声音要比Wade音色更高、更年轻一些,这个人在激烈地表达些什么,Peter能听到最多的句子是“我爱你”。


还有Wade的声音。Wade也在里面,更确切的说,那个年轻声音的说话对象就是Wade。


就像被一口巨大的铜钟砸在头上,Peter现在晕晕乎乎的。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他现在反而不确定了:他听到那个年轻人说他知道Wade是泛性恋,所以他一定不会介意自己男人的身份;他还不停地说他了解Wade的过去,接受Wade的过去,完全接受,只要Wade能跟他一起,只要能跟他在一起,他什么都愿意……


妈的。Peter无声地大骂,妈的,凭什么。


他一拳头砸在厕所的门上,门磅的一声炸开了,吓了里面两个人一大跳。


“Pe——s、spidy?”Wade诧异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


Peter看到了站在Wade对面的那名年轻男子。一头淡金色的头发,长相还算清秀,只是那双阴鸷的眼神太过狂热,活脱脱一名几天几夜没睡觉的狂热粉丝。他能确定,这个人就是“Normallyinsane”。


“出去。”“Normallyinsane”咬着牙说。


“嘿,臭小子,老子最后警告你一遍——”


“闭嘴。”Peter打断了Wade的话,然而他的眼睛却是盯着那个年轻人的。Wade看了看两人中间的气氛,识趣地闭上了嘴。


“怎么,你想打我?”那个年轻人戏谑地看着Peter,“你可是Spider-Man,如果你敢动手,明天我就会让你上报。”


“需要号角日报的电话吗?如果我帮你联系的话,爆料费可以增加一成哦。”Peter靠在墙上,抱着双臂说道。


年轻人那阴郁的眼神似乎想剐了Peter。他冷静了一下后,说道:“我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吧?你不会真的像那些三流报道上说的一样,正在和Deadpool交往?”


Peter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过了会儿他说:“你说你了解他。你说你接受他,是吗?你只不过看了几千张照片,凭什么就能信誓旦旦地这么说?你见过他尸首分离的样子吗?你闻过他为了脑子里的模仿秀而掉进硫酸池后的味道吗?你听过脑浆重新在头盖骨里挤出来时的声音吗?”


Peter向前走了一步,把手捏得咔咔作响。“你有试过跑遍整个垃圾场把他的身体收集起来过吗?你有试过在他人格分裂的时候接受另一个他吗?你有听过他在夜晚痛哭自杀的声音吗?”


那个年轻人被迫后退了一步,他没见过这个模样的Spider-Man,纽约的好邻居——如此咄咄逼人的模样。“操,你没有资格对我说这些——”


“事实上,我有。”


Peter一拳砸在厕所的瓷砖上。“而你只是个跟踪狂,其他什么都不是。”


晚上八点零五分,Peter带着Wade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家。


当然是在赔偿了麦当劳厕所的瓷砖钱后。


他们重新窝回到那张床上,互相在对方身上笑得直打滚。Wade咬着Peter的耳朵说,我不知道你这么不放心我,连一个跟踪狂都要亲自出手教训;Peter弯弯的眼睛望着Wade,他的脸即使脱掉面罩后还是很红,一想起刚刚气炸了吼出的那声“他是我的”,Peter就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永远不出来。


“所以,我们算是正式交往了吗?”Wade抱着Peter的腰问道。


“该死……是的,是的,你快够了。”Peter仰起头,纵容地回抱着Wade。


“说实话,刚才那个你真让我性致勃勃。操,我觉得我当时都快尿了——”


“谁让他抢走了我台词。”Peter闭上眼睛,亲了一口Wade的脖子。


“什么台词?”


“自己想,笨蛋。”



END


评论(81)
热度(740)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