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公子景/冯豆子×真水无香/曹光】失身(R18)

警告:千万!请看清楚CP!!我就是魔鬼本鬼了!!!

===============================

A大新闻系终于在今天下午三点结束了万恶的期末考试,除了要留校考研的那批,其余人都早早收拾完就直奔火车站飞机场等各大交通枢纽场所了。没办法,谁让他们系今年考试结束得最晚呢。也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安排的时间表,他们比倒数第二的法学院整整晚了五天,等新传的一考完,整个学校几乎就剩个鬼了。

 

然而曹光倒是不怎么着急,不是因为别的,他就是车票日期买错了。在寝室长不厌其烦地嘱咐完电器的十大使用禁忌后,曹光终于送别了几位,独自捧着个电脑在床上闷头打游戏。

 

他登上真水无香的号,打开消息栏,看到有一条五天前发来的未读消息:咱们见一面吧。顺便后面还附上了一个地址。曹光在手机上查了一下,有点意外竟然是一家挺有名的饭馆。

 

发消息的人是公子景。他们在游戏里认识快两个月了,一开始曹光只是去玩了个叫“京城妖奇谈”的原创任务,这位公子景就是主线任务的NPC——你没看错,公子景是一名NPC。

 

直到这名NPC在他面前“自爆”出自己背后其实是有实体玩家操纵的。这人大概是游戏公司内部的测试人员吧,还假公济私弄了个和公子景同样建模的小号出来,天天在真水无香的面前溜达:“看你这么喜欢,哥哥就拿这个号陪陪你吧。哎,你来看看,我这张脸是不是完全一样的?”

 

曹光烦得都想炸号了,“够了!我不就是多玩了几次你这个任务吗?你从哪里看出我很喜欢的?”

 

“你说你一天来我面前早中晚报三次道,这还不算喜欢我啊?”

 

“我——”

 

“哦对了,你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女的对吧?这眼神,啧啧啧,去肛肠科看的病吧?”

 

“你、你住……”

 

“你什么你,我有说错吗?就没见过不做任务天天围着NPC转的,我不记住你记住谁啊。”

 

“好了你别说了……”

 

曹光在对方一连串叨叨叨叨中不出意外地败下阵来。老实说他确实喜欢这张脸——应该说是这个建模,这又怎么了?公子景是真的好看啊!他多看两眼有问题吗?谁能想到背后有个流氓在偷窥啊。不过他现在发现,这公子景的性格估计也是按照这位量身打造的,都这么二货加自恋。

 

不过脸是真的好看。曹光又忍不住偷偷嫖了几眼,真心觉得恨铁不成钢。你说这么好看,怎么就是个逗比呢。

 

他就这么和这个逗比小号来来往往了一个多月,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虽然对方性格上有一定的缺陷,两人的相性却意外地契合,在经历了一番穷追猛打和互相嫌弃之后,他们很快就越过了朋友的阶段,直接奔着友达以上,那啥未满的方向飙去了,进展飞速到连曹光自己都是懵逼的。他甚至都还没弄明白自己这算不算是被掰弯了,他抱着侥幸心理想到,万一中的万一,对面这逗比真是个女的呢?

 

“咱们见一面吧。”

 

千里送?曹光咬咬后槽牙,回了一个“好”。

 

他盯着屏幕发了会儿呆,也不知道都过去五天了,对方还想不想和他见面了。他在最后一门考试前和公子景吵了一架,之后就专心备考没再上过游戏了。现在想想,如今他甚至连吵架的内容都记不太清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有了新回复,那边也没多说什么,就报给他一个时间和包厢号。曹光皱了皱眉,斟酌了一下还是想问对方要手机号码。

 

“真不巧,前两天刚被偷了,这不还没买新的呢。没事儿,你到了我会知道的。”

 

曹光也没多想,报了遍自己的手机号让他记一下,对方却笑了半天曹光也不知道他在笑个啥。“你到底在笑什么?”他忍不住了。

 

“你看看你,多天真多可爱。”公子景顶着那张仙儿似的脸耍着无赖。

 

一米八三的曹光在电脑前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骂人。“我警告你,别把我的手机号拿去乱贴小广告。”

 

“哟不愧是学新闻的,放狠话都合辙押韵。”

 

“你也不愧是学营销的——”曹光下半句不想说了,因为“卖起人来稳赚不亏”——感觉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是在骂自己。

 

曹光是抱着见好基友的心态去的,除了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之外什么也没准备。他模拟了十几种见到对方后的反应,最差的情况也就是握个手然后江湖不见。没什么大不了的,曹光一点也不觉得伤心。

 

他到了地方后,站在路边平复了一下这莫名其妙的心情,刚踏进饭店门口就看到一个瘦高个的男生伸长了个脖子,望夫石一般时不时朝门口巴望两眼。

 

“你——”

 

那个瘦高个三两步跑到他面前,咧嘴一笑道:“真水无香?你知道我是谁吧。”

 

鬼才认不出来。曹光扯了扯嘴角,就是这张欺骗性很强的脸,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的。

 

“对了,你喜欢我在现实中叫你什么啊?真名儿还是真香?”

 

曹光仔细思索了一番,反正他觉得自己是说不出“公子景你抽烟吗”这种话的,太羞耻。

 

对方又悠悠地来了一句,“要不然小香香也不是不可以……”

 

“别别别,你叫我曹光就行了。”他立刻说道,手指紧张地搓了搓牛仔裤缝。

 

对方大大方方伸出手说:“你好,我叫冯豆子。”曹光握住了那只手,觉得掌心有点凉。

 

“我们吃什么?”曹光问了一句,“火锅吧,我都定好了。哎你喝酒吗?不喝不行啊我跟你说,我一人儿可干不掉一箱。”冯豆子很顺手地就搭上了曹光的肩膀,哥俩好似的把人往包厢里领。

 

反倒是曹光一直都崩着根神经,也对,毕竟一开始是他追的人家嘛——啊呸,虽然曹光嘴上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认定自己是被坑的,记得每次去公子景那儿报道的时候,他的猪队友都会在世界上整齐地排着队刷屏:“真水无香你爱上了一个NPC啊!”搞得他一段时间内在队伍里颜面尽失。

 

毕竟谁能想到会有后面这些破事,对吧。

 

这顿火锅曹光也不知道吃出了什么新奇味道,连啃完一整个猪脑自己都还没察觉。冯豆子看着他埋头吃脑花的样子啧啧称奇道:“看不出来原来你爱吃这个啊……要不,哥再给你点一盘?”

 

“嗯?不用了……咳咳咳!”曹光被自己嘴里的猪脑花给呛到了。

 

“我说哥们儿吃这么急干嘛,我又不爱这玩意儿,你要是喜欢那这一盘都是你的。来来来,喝点儿水润润嗓子。”冯豆子噗嗤一乐,过去又是拍背又是灌酒的,一下子大半瓶啤酒就进了曹光的肚子里。

 

曹光的酒量是不行的,火锅还没吃几口就下去了一瓶,加上冯豆子在一边一个劲地劝他,很快他就有上头的感觉了。“你丫……想喝死我啊……”曹光咿呀着警告冯豆子道,眼神都开始飘了。冯豆子却慢条斯理地吃起来,时不时还瞅他两眼。

 

他俩除了一开始就没说过几句话,哦,冯豆子单方面的不算——可能是真喝多了,曹光脑子里那根弦开始绷不住了。

 

“哥们儿你是gay?”冯豆子边吃毛肚边问。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直男好吗。”曹光大着舌头说。

 

对方瞄了他一眼,颇有些邪揄地扯动了嘴角。这哥们儿直不直的其实无所谓,反正他豆子是不怎么直的。

 

冯豆子打趣他:“你这都千里送了,还跟我说直男呐?”

 

曹光初听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可也没往深处想,毕竟他一个男人他怕什么呀?这冯豆子还没他高呢。“你爱信不信,行了吧?”他赌气从兜里掏出钱要AA走人,冯豆子眼疾手快一把摁住了他。这家伙今天捯饬得挺人模狗样的,靠近一看确实和那画仙似的公子景有那么二三四五六分的相似。当那张脸凑近曹光的时候他的呼吸倏忽一顿,估计是酒气涌上了头,感觉整张脸都热涨到不行。

 

冯豆子就不一样了,这货打一开始就对今天面基这事儿很是有些“兴趣”。说起来他还要感谢那个游戏公司的傻逼朋友呢,都是早年修管道修出来的交情,两人齐齐“脱离苦海”后倒是有了些正经生意上的往来。

 

“行行行,你先给我坐下。”冯豆子把人摁住了,死活不让人走。“你直男,你他妈的宇宙第一大直男,行了吧!诶,要喝水不?”

 

冯豆子早就把白开水换成了带酒精的,曹光本想喝水憋泡尿来着,结果咕咚一下子,得,这下是真喝大发了。

 

不过幸好隔壁就有家旅店。咱们就当做是巧合吧,不然这故事真编不下去了。小旅馆嘛,一个钟几十块,冯豆子用自己的身份证直接包了一晚上的间。他把人背到房里,扔到床上后就开始纠结,妈的他到底要不要把人叫起来?他可没有女干尸这种癖好啊。

 

不管了,他打算先冲个澡,去去浑身的火锅味再说。

接下来发生的事只能用链接讲清楚,三二一,请跟我一起走

看不到就点这个图片链接叭

END

评论(22)
热度(185)

© So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