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

时刻在正常和沙雕之间横跳
萌过的CP集中站
老年人了

【Spideypool】It's a match! 配对成功 (02)

前文链接:It's a match!(01)



02

*那个我没用过tinder,所以文中所有功能都有一定程度的杜撰成分!



WW:「换个角度想想,也许是你说得太过分了,老兄。你该多看看奥林匹克,不是所有的大块头都是坏人,好吗?就算他真的叫你窝囊废,你也不该用“连名字都不会写的蠢蛋”来形容他嘛。」

PP:「我说得太过了?是我说得太过了?——我?」

WW:「别跟我玩“乖宝宝游戏”这一套,我见过你向别人开火的样子,就在咱们认识的第一天。」

PP:「我说,你是认真的?」

WW:「……」

PP:「……」

WW:「我操,你不会一直自我感觉都很好吧?」

PP:「……我确实一直自我感觉很好!怎么了?!」

WW:「没事、没事,老兄。」

PP:「……这听起来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WW:「放心,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OK,这有点过线了。

Peter没回那条信息,反正Wade一个人也能唠满30分钟。

他盯着放在旁边的手机,想不通为什么Wade要坚持一天24小时三百六十度的骚扰他。

“Wade,我是个男生。”他第一次是这么回复的。

“我知道啊,你干嘛要强调一遍?难道你的小弟弟有多长一个头吗?”

“……”

“我还知道隐睾症的发病率有30%,所以没什么好自卑的。”

“你一定是哪里不正常。”Peter肯定。

“那就看你如何定义‘正常’了。事实是,我们所有人都多少有点‘不正常’。”

Wade时不时就会蹦出一两句貌似颇有哲理的话来。

“还有甜心,你知道我能看到你的‘性别偏好’栏吧?”

“我的——什么?”

“性别偏好——那上面可是写着‘男+女’呢。你觉得我是瞎的吗?”

我操,Tinder还有这玩意儿?!

Peter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界面上的“性别偏好”栏关了,心脏莫名地碰碰直跳。

难怪这几天tinder一直在拼命推荐他游泳健身教练。

关掉之后他才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我是说,这并不是因为他在隐瞒什么,或者做了些错事的原因——更多的是他觉得自己欺骗了Wade。

虽然事情并非他本意,但他也无法开口告诉Wade——他自认为的好哥们儿——说他其实真的是个直男。而你只是被系统的默认设置给骗了。

Wade会删了他好友吗?八成会的。实话说,这个事实对Peter的打击非常大。

“Pete,你把‘性别偏好’关了?”Wade发来一条信息。

手机提醒在闪烁,而Peter还没想好该怎么挽留这位新朋友。他想了又想,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滴答滴答声也让Peter越来越烦躁。也许说实话会管用,但是Wade“不正常”。老天,这比解一道高数题都要难!

“所以……”

Wade突然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们之间,一切都还好吧?”

Peter瞪着最后那条信息。

一瞬间产生了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带着点惊讶、激动,以及好像是对高情商人的敬佩,他抓起手机立刻回道:“当然!”

虽然Wade问的并不是这个意思。他想的是如果Peter是那种普遍存在的钢铁直男,那他一定会删了自己好友的。毫不意外,他刚刚可是很明显地表达出了“那方面”的意思。

他担心Peter会因此讨厌他。

Peter在担心Wade会气他骗了自己。

两个傻瓜都没有正确理解对方的意思,却神奇地交流下去了。

人就是这么有趣,你下意识的第一反应会暴露出很多问题。火警响了母亲会立刻去救孩子、守财奴会抱紧他的保险箱。

而爱人会第一时间去考虑所爱之人的感受。

当然,朋友也是。我是说那种不仅仅只是用光了你的洗发水,还会在聚餐的时候考虑到你花生过敏的朋友。是的,我说的就是这种朋友。

这个见了鬼的老古董。

Wade在手机屏幕前咒骂了一句。“这小家伙差点害得我心梗。”

他第一次见到Peter Parker的时候——当然,是在tinder上——只觉得这家伙太瘦了。

衣服也穿得松松垮垮,只有屁股看着还挺翘的。

一个翘屁股,Wade想道,这就够啦。

然后他们就配对成功了,这不意外,对此Wade还挺有自信的。他向来在网络上如鱼得水、粉丝众多,这个Peter Parker也就是其中之一罢了——直到对方指出自己cos的错误之处。

“这是帝国反击战的梗,不是星战。”他说的是Wade那次cos维达的时候。

……好吧,我记住你了,小家伙。

“看来你很喜欢星战?”

“比你多那么一点吧。不过我挺喜欢你自己做的服装的——”

Wade笑了,觉得这小子还算有点眼光。

“——就像把整个飞船都穿在了身上一样。”

操,他要收回刚才的话。他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觉得这臭小子有眼光。

他们为此吵得昏天黑地、不可开交,彼此就像认识了半辈子似的,Wade甚至不用说完笑话的第二句——妈的,这种感觉太棒了。

自从那谁谁跟他分了之后已经很久没这么笑过了。哦,那是Neena(多米诺)还是Inez(法外者)?算了,他可不想记住这种事让原本就恶心倒灶的生活变得更加不幸。

火烧得有点儿旺。应该说,有点儿太旺了。原本只是着火的地方甚至还刮起了小小的飓风,Wade就像三只小猪里的猪老大,所在的老茅屋完全无法抵挡。火烧得太旺了。

遍地都是小小小小的火。

事情开始在火势里燃烧,直至自然而然地殆尽。一切事情就像老房子着了火。

“当然!”

Wade甚至能看到对方发出信息时紧张得咬住牙齿的模样。

Well,他承认自己有些喜欢这个男孩干净的一面。

“太好了,我可不想一面应付玻利维亚的武装军一面还要在网上写个三千字的小论文。”他试图转过话题。

“武——你说你在玻利维亚?”Peter有些吃惊。

“啊……昨天刚到,玻利维亚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所以他们邀请我来啦。”他一副求表扬的语气。

“说真的,玻利维亚?你上次还说在非洲的!……等等,你不会是唬我的吧?其实你只是一直蹲在妈妈房子的地下室里???”

“妈的,你竟敢说我是窝在妈妈房子的地下室里打游戏的肥宅——”

不,我没有。Peter冷漠地想说:打游戏的肥宅是你自己说的……

叮。

Wade发来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只异瞳的棕色成年雄狮,正好奇地盯着镜头看,它的鼻子离屏幕大概只有一根手指那么点儿。照片太真实了,甚至能看出来拍的人手有点抖。

“这是波奇。来Peter,来认识一下波奇。我们在非洲认识的。”

“我只想问一句,”Peter纠结地回道,“这位摄影师还活着吗?”

“嘿!这是我拍的!”Wade反驳他。虽然波奇下一秒就咬掉了他的一只手。

“还有你看到远处那群土著人了吗?那是撒德利满部落,每年的9月他们要外出捕狮作为祭祀活动。”

“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撒德利满部落?”

“这都在《漫威:你所不知道的101件事》上写着呢!”

“……等我找到那本书,我一定会把它拓在你脸上。”

其实Wade还接到了一项来自纽约的任务,更确切的说是来自神盾局的任务——之前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接受呢,毕竟他可不是那种呼之即来的超级英雄。

他是个恶棍,能用钱买到的恶棍。

“如果我来纽约的话……”

Wade盯着这句话看了一分钟,最后还是删掉了。

男孩绝对不会想看到一张恶心的鳄梨脸的。

“你是驯兽师吗?”

“当然不是!”这是Peter第一次询问他的职业,他俩之前都挺默契的闭口不谈,以Wade敏感的神经来说,他觉得对方一定也藏着一些“小秘密”。对此他选择尊重。就像他很感激对方尊重自己一样。

“那么这只狮子是假的?”

“如果波奇是假的,那么鹰眼就是个瞎子,向奥丁的前列腺发誓。”

“好吧。”Peter说,“那么以后别这么做了。”

Wade不太理解。

对方是生气了吗?

为什么?

他并没有做错些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一定是他做错了?总是这样,每个人都这样。

为什么错的一定是他。

他问Peter:“怎么了?你不喜欢波奇?”

“不是这样的。”

Peter回得有些慢。

“我是让你别再做些会让人担心的事了。”

一朵小小小小的火。

突然在Wade Wilson的身体里撺掇。


TBC


有点短,周末闲的来打一章……

评论(26)
热度(179)

© Sol | Powered by LOFTER